激光、空氣炮、模型,如何科學地驅散禿鷲?

激光、空氣炮、模型,如何科學地驅散禿鷲?紅頭美洲鷲和它們的表親黑頭美洲鷲會給人們帶來不少麻煩。不過科學家表示,相對而言,它們是干凈無害的鳥類,而且我們需要它們來清除腐肉。
攝影:KEITH LADZINSKI
撰文:ELIZABETH ANNE BROWN

  100多只黑頭美洲鷲在阿拉巴馬州東部的奧佩利卡中學待了好幾個月。它們俯視著下方的學生來來往往;學生足球訓練時,它們在空中慵懶地盤旋,還在球場探照燈上留下了不少鳥糞。
 
  雖然校方盡了最大的努力,但這些鳥兒還是不斷地飛過來。這讓一些學生深感不安,他們每天都要面對一群禿鷲。
 
  對于學校負責人提交的妨害報告,美國農業部門的當地代表建議射殺幾只鳥,并把它們的尸體倒掛在附近的樹上。根據奧佩利卡市長Gary Fuller的備忘錄,美國農業部門的代表稱,這些在風中搖擺的“禿鷲模型”可以作為一種警告,提醒其他禿鷲避開。
 
  社區成員則表示反對,他們指出禿鷲在處理動物尸體方面,起到了重要的生態作用,而且不會對學生構成威脅。一些人甚至喜歡周圍有禿鷲。另一些人則認為,一定有不那么恐怖的方法,驅散這些食腐動物。
 
  這是有科學依據的。自21世紀初開始,為了人道地鼓勵禿鷲離開,研究人員開發了一個“軍火庫”——其實更像一個玩具箱。從煙花,到空氣炮,再到激光,非常壯觀。歡迎來到異想天開的世界之如何驅散禿鷲。
 
大自然的清道夫
 
  北美洲的動物尸體清理工作主要由兩種禿鷲負責:溫和的紅頭美洲鷲和它們的無賴表親黑頭美洲鷲。作為食腐動物,它們就像散發著臭味的“天空中的小佛教徒”,Amanda Holland說:“它們基本上不殺生。”Holland是一位獨立野生生物學家,也是禿鷲迷。

激光、空氣炮、模型,如何科學地驅散禿鷲?
 
  雖然禿鷲它們吃腐肉,而且遇到威脅時會吐出很臭的嘔吐物,但它們其實很干凈。禿鷲的胃里酸液翻滾,在吞食路上撞死的動物和捕食者留下的殘羹冷炙時,可以中和其中的病原體。禿鷲對麻風病、霍亂和炭疽免疫,它們是防止通過尸體傳播疾病的關鍵。

激光、空氣炮、模型,如何科學地驅散禿鷲?
在佛羅里達州墨西哥灣沿岸的兩只黑頭美洲鷲。這個物種喜歡聚集在一起,被稱為“禿鷲群”。
攝影:KLAUS NIGGE
 
  對于一些人來說,更大的麻煩在于財產損失。黑頭美洲鷲會在一切地方聚集成群,數量從25只到400只不等,尋找高大的建筑物棲息,比如塔、房屋和輸電線。有時,紅頭美洲鷲也會加入進來。美國農業部稱,它們的糞便酸含量高,隨著時間推移,會腐蝕金屬,導致輸電塔斷電。
 
  Holland說,禿鷲的好奇心也會給人類帶來麻煩。常見的惡作劇包括剝落屋瓦,拆除窗戶的嵌縫,重新分配垃圾桶里的東西,拉扯雨刷上的橡膠。它們還特別熱衷于撕扯乙烯基這樣的塑料。
 
  Holland說,盡管它們很淘氣,但也有很多有愛的地方。“當它們趕上了熱氣流,尤其是晴朗的大風天……它們看起來玩得很開心。”
 
驅散方法大集合
 
  在美國,禿鷲受到《候鳥保護法案》的保護,干擾或殺死禿鷲是違法行為,即使是在私人土地上也是這樣。違犯者將面臨高達1.5萬美元的罰款和6個月的監禁。
 
  然而,獲得美國農業部的特別妨害許可后,人們就可以進行合法干擾,包括射殺一些禿鷲,制作模型。
 
  自1999年以來,美國農業部野生動物管理人員一直在用禿鷲模型的方法。當時,研究人員在俄亥俄州首次嘗試用凍干的紅頭美洲鷲尸體來驅散禿鷲。在一次實地研究中,禿鷲模型放置后的幾天時間里,通訊塔上的禿鷲數量減少了90%以上,而且移走后的幾個月里,禿鷲一直很少。
 
  但美國農業部負責研究人類與野生動物互動的生物學家Bryan Kluever說,禿鷲模型不是萬能的,特別是遇到黑頭美洲鷲的時候。2012年,佛羅里達州一家幼教中心在樹上掛了3具禿鷲的尸體,希望把不受歡迎的上百只黑頭美洲鷲趕走。但這些鳥兒并沒有離開,研究人員并沒有感到震驚,因為他們曾見過禿鷲吞食這片土地上的其他禿鷲的尸體。
 
  “任何形式的懸掛干擾都可能突然變成一種誘惑或者玩具,”賓夕法尼亞州鷹山保護區的野生生物學家Bracken Brown說。十多年來,他一直在美國各地追蹤禿鷲。他說,禿鷲很好奇,所以它們會在感到恐懼和想要調查之間反復糾結。
 
  一些野生動物管理人員推薦“邪惡之眼氣球”,這是充滿氦氣的聚酯薄膜,上面畫著巨大的眼狀斑點,讓人聯想到某種巨型捕食者,而另一些人只是笑著分享禿鷲啄氣球的照片。
 
  屋頂和輪船碼頭的觸發式噴水裝置已被證明是有效的。但太多的水會形成一個水塘,在禿鷲眼中,這里非常適合把自己淋濕和飲水。
 
  美國農業部批準的另一種方法是激光,只要有人愿意站在那里,讓激光追蹤每只禿鷹的爪子,這種方法就能發揮作用。但當禿鷲聚集在一起,形成“禿鷲群”,整個過程就會很費勁。
 
  煙火(用特定發射器發射的“煙花”和“鞭炮”)也能奏效,但必須經常發射。這種方法比較適合機場,在世界上最繁忙的機場,哈茲菲爾德-杰克遜亞特蘭大國際機場,這已經成了標配。
 
  去年12月,北卡羅來納州的一所高中在屋頂上安裝了丙烷炮,趕走了幾十只禿鷲。丙烷炮的轟鳴聲有130分貝,相當于我們站在鳴笛的救護車旁聽到的聲音那么大。反復幾次后,禿鷲離開了,“不過它們似乎并沒有飛到遠處”,學校里的數學老師Kristy Woods說:“很顯然,它們打算在當地地鐵附近徘徊。”
 
  Brown強調說,禿鷲有自己的習慣,所以在習慣固化前,打破它們的常規行為很重要。清理一切誘惑,比如隨意丟棄的垃圾或寵物食品,在它們棲息的時候大聲做事。
 
  2月,政府科學家還計劃測試充氣人偶,即汽車經銷商經常用的搖搖晃晃的人形充氣物。
 
  消滅生態系統中的禿鷲會導致災難。例如,在印度,超過95%的禿鷲死亡,人類狂犬病病例因此激增。
 
  目前,美國農業部建議,在之前的辦法都不起作用的情況下,采用多感官震懾來驅逐禿鷲。蓋恩斯維爾機場就采用了這種多管齊下的辦法,包括空氣炮、反降落裝置和禿鷲模型。
 
  “最有用的是禿鷲模型,”機場營運經理Shaun Blevins說,他在禿鷲驅逐方面很有經驗。那是一個禿鷲標本,掛在機場中央的天線上,每年換一次,成本約300美元,他說。
 
  根據聯邦航空管理局的數據,從2010年到2019年,黑頭美洲鷲給美國的飛機造成了超過1.2億美元的損失,所以這是一筆劃算的交易。
 
未來趨勢
 
  自然資源保護主義者希望重新塑造禿鷲的形象:從不祥的象征,轉變成必不可少的、人類更愿與之共存的動物。雖然北美洲的黑頭美洲鷲和紅頭美洲鷲數量在不斷上升,在世界大部分地方,它們的近親卻受到了威脅或者瀕臨滅絕。
 
  消滅生態系統中的禿鷲會導致災難。例如,在印度,由于牛的尸體中含有獸藥,超過95%的禿鷲死于意外中毒,野狗和老鼠填補了食腐動物的空白,導致人類狂犬病病例激增。
 
  為禿鷲重塑形象似乎發揮了作用,至少在奧佩利卡是這樣。這要歸功于附近奧本市的東南部猛禽中心,他們幫助當地人用一種新視角看待這個備受非議的物種。
 
  “人們見過我們的猛禽大使后,會迅速改變對禿鷲的認知,”中心里教育工作者Andrew Hopkins說。他負責照顧Melvin等鳥。Melvin是一只黑頭美洲鷲,會像小雞一樣在人身上留下印記。它喜歡解謎,雖然翼展有1.5米,但體重只有1.8千克。
 
  奧佩利卡市長Fuller說,他計劃與美國農業部當地野生動物管理人員會面,探討不那么恐怖的非致命策略。“絕大多數人都不希望我們射殺禿鷲。”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