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海灘發現大型蝠鲼

佛羅里達海灘發現大型蝠鲼
南佛羅里達,研究人員Christina Coppenrath與一只小蝠鲼一起自由潛水時拍攝了這張照片。
攝影:BETHANY AUGLIERE

  佛羅里達朱諾海灘,Jessica Pate駕駛一輛全地形車在沙灘來回穿梭,搜尋瀕危海龜的蹤跡,此時,她注意到一個巨大的黑影正在淺水中移動。

  走近一看,竟然是一條蝠鲼。作為一名生物學家兼狂熱的潛水愛好者,Pate在印度尼西亞或夏威夷見到過與這些大魚共游的人——但佛羅里達南部繁忙的沿海水域卻從未有過這種景象,畢竟那里有超過600萬人口。

  2010年的這次邂逅激起了Pate的興趣,她開始尋找有關南佛羅里達蝠鲼數量的科學文獻,但只找到了一篇1998年的論文。所以她開始著手改變這一現狀。

  從2016年到2019年的三年多時間里,Pate對南佛羅里達水域這些優雅的泳者進行了調查,最終確定了59個個體,研究人員將它們稱為“城市蝠鲼”。

  “我們在特朗普總統的海湖莊園和吉米•巴菲特的瑪格麗塔維爾度假村前看到過蝠鲼游動,” Pate說道。此外,邁阿密的高層公寓居民報告說,在疫情爆發期間,他們在家里看到過幾條蝠鲼在海里游動。

佛羅里達海灘發現大型蝠鲼
一條蝠鲼從經常有船只來往的海灣游過。
攝影:BRYANT TURFFS, COURTESY MARINE MEGAFAUNA FOUNDATION


佛羅里達海灘發現大型蝠鲼
一條蝠鲼游離度假勝地瑪格麗塔維爾。大多數被研究的蝠鲼都是在約2.75米深的水中拍攝到的。
攝影:JESSICA PATE, COURTESY MARINE MEGAFAUNA FOUNDATION

  除了國際化的生活方式外,佛羅里達蝠鲼幾乎都是幼魚,因為雌性身上沒有交配留下的傷疤,而雄性的生殖器也很小。

  本周發表在《瀕危物種調查》期刊上的一項新研究中,Pate和同事們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證明南佛羅里達有一個蝠鲼托兒所——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第三個。蝠鲼托兒所往往食物豐富,相對來說沒有捕食者的侵擾,有利于它們的幼崽安全成長。

佛羅里達海灘發現大型蝠鲼
這只名叫Stevie Nicks的蝠鲼在佛羅里達南部海岸線游弋時,從一片海藻下穿過。
攝影:BETHANY AUGLIERE

  佛羅里達蝠鲼項目的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Pate稱:“這是一個意外的發現,印度尼西亞和墨西哥灣的另外兩個托兒所也是在2018年和2019年才發現的。”

  “我們對蝠鲼知之甚少,”她補充說,比如它們在哪里分娩,它們能活多久,它們如何選擇配偶。因此,新發現的托兒所可以揭示更多關于這種鮮為人知的生物的信息,讓我們知道該如何保護它們。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認為,前口蝠鲼屬的兩種蝠鲼,雙吻前口蝠鲼(寬度可達9米)和阿氏前口蝠鲼,都很容易滅絕。2018年,美國根據《瀕危物種法案》將雙吻前口蝠鲼列為瀕危物種。

  Pate補充說,即將發表的一篇論文中提供了基因證據,表明佛羅里達蝠鲼屬于第三種,一種新的前口蝠鲼。

“就在我們眼皮底下"

  為了研究,Pate借了祖父的漁船,花費了很長時間在木星島和博因頓海灘之間的淺水中搜尋。當船緩緩地向前行駛時,Pate站在船頭上,尋找白色沙灘上移動的巨大的黑色身影。

  “毫不夸張地說,我已經辨認出了南佛羅里達的每一塊蝠鲼狀巖石,”她打趣說。后來,她還將無人機和小型飛機的航拍照片納入了她的調查數據。

  多年來,這59條蝠鲼中的其中幾條經常在Pate眼前出沒,包括一條被她和同事們命名為Stevie Nicks的蝠鲼,以及一種似乎無處不在的名為Gillie的蝠鲼,它出現了23次。

  Pate說,異常多的蝠鲼幼魚在同一個地方反復出現,表明了托兒所的存在。也有可能是南佛羅里達溫暖的淺水有利于這些小動物調節體溫,因此它們生長得更快。

  “在研究蝠鲼時,很少見到幼年蝠鲼出沒的區域。只在一個地區看到幼魚是非常罕見的,就像我們在佛羅里達東南部看到的那樣,”她說道。

  雖然如此,但蝠鲼擅長長途旅行,所以確認南佛羅里達存在托兒所的唯一方法是給幼蝠鲼安裝衛星和聲學標簽,Pate已經開始與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合作。(沒有人見過蝠鲼在野外分娩,它們的繁殖習慣在很大程度上還是個謎。)

  “這項研究證實了我們的確對這些動物知之甚少,”南佛羅里達大學教授Csilla Ari補充道,他也在蝠鲼太平洋研究基金會工作。“它們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在這樣一個人口密集的地區,竟然被忽視了這么長時間。”

人類沖突

  環保生態學家、國家地理探險家Joshua Stewart在墨西哥灣參與發現了這個潛在的蝠鲼托兒所,他也對這個可能的托兒所與人類的接近度感到驚訝。
 
佛羅里達海灘發現大型蝠鲼
一只名叫Ginger的蝠鲼身上粘著魚餌。在被研究的蝠鲼中,近一半受到的傷害與漁業或游艇行業有關。
攝影: BETHANY AUGLIERE

  “我們談論了很多關于人類對蝠鲼的影響,而且在我工作的地方確實有一些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Stewart說,他是蝠鲼基金會的副主任。“但是看到蝠鲼在佛羅里達的海岸航道游弋,巨大的游艇從它們旁邊駛過,真的很讓人震驚。”

  佛羅里達居民很多都有船只執照,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佛羅里達的許多蝠鲼都帶有與人類沖突的痕跡。根據Pate的研究,被研究的蝠鲼中有27%曾被釣線纏住,46%的蝠鲼曾被船只螺旋槳、捕魚設備或其他不明原因弄傷或留下疤痕。

  被漁網纏住和過度捕撈是蝠鲼面臨的主要威脅,雌性蝠鲼要到8歲或10歲才能達到性成熟,繁殖緩慢,每隔幾年才會產下一到兩只幼蝠鲼。
 
  但一旦它們成年,蝠鲼面臨的威脅會小很多,因為對于大多數捕食者來說,它們已經長得太大了。因此“保護這些幼蝠鲼對整個種群的生存能力非常重要,”Pate說道。

  考慮到這些弱點,Pate希望她的研究最終能促使美國政府在南佛羅里達指定一個重要的蝠鲼棲息地。

  “這些蝠鲼和數百萬人生活在南佛羅里達,所以保護它們并不容易,”Pate說。“但是隨著世界范圍內蝠鲼數量的減少,這對于這個物種的保護至關重要。”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