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從何處來?要從喜歡與人類玩耍的狼說起

狗從何處來?要從喜歡與人類玩耍的狼說起在蘇格蘭的伊麗莎白女王森林公園,一只匈牙利維茲拉犬正警惕地張望著。在漫長的歷史中,這個品種的狗陪伴獵人搜尋和找回獵物。
攝影:TONY CLERKSON, ALAMY

撰文:VIRGINIA MORELL
 
  大部分小狗都喜歡玩耍,它們不是追著球跑,就是沉迷拔河游戲,或者把吱吱響的玩具撕成碎片。對于人類來說,和狗玩耍可以振奮精神,事實上,科學研究表明,狗主人往往比貓主人更愛笑。
 
  因此下面這個結論也就不足為奇。根據發表于9月23日《生物學報》(Biology Letters)的一項新研究,愿意與人類玩耍成了馴化狗的關鍵因素,并且在之后為了某些功能而培育特定品種的過程中,這一特質也起到了指導作用。
 
  雖然關于狗最早被馴化的時間、地點和方式,科學界尚無定論,但大多數研究人員都認為,最早的接觸發生在狗的祖先——狼與人類之間。
 
  早在2萬年至4萬年之前,在德國或西伯利亞,這種品種不明的狼可能已經開始在人類聚居地周圍游蕩,撿拾垃圾和剩菜。狼群中,不那么害怕人類的狼可能失去了自己的天性,比如容易受驚嚇、羞澀,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進化成了快樂、友好、忠誠的家犬,陪伴著我們與家人。
 
  在新研究中,科學家調查了那些好奇心更強、更喜歡玩耍的狼,是否把這些特性傳給了新品種家犬,以及人們是否有意培育出了帶有這些特性的狗。例如,之前的研究發現,一些狼崽天生知道怎么和人一起玩球。
 
  “在狗的馴化過程中,愿意和人類玩耍很重要,”研究負責人、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Niclas Kolm說。
 
  確實,在分析了現代犬種之間的進化關系后,研究團隊發現它們共同的祖先類似于今天的巴仙吉犬(一種非洲牧羊犬),它們會和人類一起玩耍,不過人類會給它們一些鼓勵。
 
  他們還發現,牧羊犬,比如匈牙利維茲拉犬和澳大利亞牧羊犬,“是到目前為止,最喜歡玩耍的”,它們會迅速、積極地投入到游戲中,Kolm說。
 
  “這一點有很大的實用意義:如果狗對和人一起玩感興趣,那么訓練就容易得多,”他還補充說,牧羊犬需要和主人建立緊密的聯系,才能成為好幫手,而頻繁玩耍可以加強這種關系。
 
小狗的性格
 
  幾乎所有的哺乳動物幼崽都會玩耍,通常是和同類一起。它們這么做是為了身體發育、社交和學習認知技能,以及磨練成年后至關重要的技藝,比如捕獵。

狗從何處來?要從喜歡與人類玩耍的狼說起
巴仙吉犬(上面這只攝于1959年賓夕法尼亞州)不會叫,而是發出咯咯的聲音。
攝影:NINA LEEN, 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 GETTY IMAGES
 
  長大之后,動物們就很少玩耍了,因為它們必須集中精力尋找領地、食物和配偶。它們也不常和非同類玩耍。
 
  但狗似乎體現了很多物種快樂的天性,從人類到烏龜再到雞,在YouTube上你會看到很多動物間互動的視頻。幾百年來,狗和馬一起被馴養,一起玩耍,行為也有些相似,比如互相鞠躬。
 
  為了深入研究愛玩耍的小狗,Kolm和同事調查了現代美國犬業俱樂部培育的132種狗,看看人類引導的玩耍行為是如何進化的。這些品種按照不同的功能加以分類,比如放牧、打獵、看守、陪伴、工作(比如拉雪橇)和運動(比如找回獵物)。研究人員把這些品種的基因數據輸入進化計算機模型,預測哪些品種具有愛玩耍的特質。
 
  然后,研究團隊用瑞典養狗俱樂部收集的數據,分析了1997年至2013年,這132個品種超過89000只狗的性格和玩耍行為。瑞典養狗俱樂部的研究人員評估了狗和不認識的人玩拔河的意愿:那些樂于參與并積極投入這個游戲的狗被歸為非常樂于玩耍。
 
  結果顯示,牧羊犬和運動型犬最喜歡玩耍,而哈巴狗和蝴蝶犬這樣的玩賞犬則最不喜歡。“后者被設計得小巧可愛,便于牽走,”Kolm說:“與人類玩耍對于它們來說不重要。”
 
  更令Kolm驚訝的是,他發現斯塔福郡梗這樣的小獵犬非常頑皮,它們最初被培育成了戰犬。他推測,也許是因為它們經過培育后,會對人類的指令作出反應,其中也包括玩耍。
 
古老的狗愛玩耍
 
  不過,最有意思的是巴仙吉犬,這是一種非洲獵犬,也很愛玩,雖然興致不是特別高。巴仙吉犬可能是最古老的馴養犬種,可以追溯到18世紀。但研究人員認為,根據利比亞洞穴壁畫,至少在公元前6000年,巴仙吉犬這樣的狗已經出現了,壁畫上描繪了它們狩獵的場景。
 
  我們無法得知今天的巴仙吉犬與早期的狗在行為方面的相似度。但研究著者們表示,這個品種歷史悠久,再加上很頑皮,進一步支持了研究的結論: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人們養狗的部分原因是因為好玩。
 
  “這是游戲研究領域的一大進步,”田納西大學諾克斯維爾分校的比較動物行為學家和動物游戲專家Gordon Burghardt說。
 
  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生態學與進化生物學名譽教授Marc Bekoff說,瑞典的研究團隊“認為,在狗的早期馴化過程中,與人類玩耍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這個觀點可能是正確的”。
 
  Bekoff沒有參與此次研究,他在郵件中說,“人們可以直接選出這種特征”,培育出或多或少喜歡玩耍的狗。
 
  這項研究也為我們留下了一個謎團,是什么樣的狼能進化成今天頑皮的狗?未來,科學家將繼續探尋我們最好的犬類朋友的起源。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