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黑雁冬天還飛往南方過冬嗎?

加拿大黑雁冬天還飛往南方過冬嗎?2020年7月,一群加拿大黑雁聚集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鹿湖公園的運動場上。
攝影:ANDREW CHIN,GETTY IMAGES

撰文:BRIAN HANDWERK

  遷徙的加拿大黑雁會排成標志性的v字隊形,在24小時內飛行約2400公里。它們還可以在你當地的辦公園區里搖搖擺擺地走來走去。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和加拿大人注意到一個現象:吵鬧的加拿大黑雁常年棲息于高爾夫球場、草坪和其他綠地。或許是習慣了更溫和的冬天和舒適的郊區生活,這些大雁不再向南飛了嗎?在許多情況下,的確如此,但解釋起來很復雜。
 
  在典型的遷徙模式中,在美國南方過冬的加拿大黑雁春天飛向北方,回到北極和亞北極的同一地點繁殖和筑巢。在9月和10月,這些黑雁又會帶著新一代飛向南方。加拿大黑雁的平均壽命為24年,一生中可能會進行24次遷徙,遷徙途中一直使用之前的“休息站”。
 
  不過,也有例外。早在17世紀歐洲人在美洲定居之前,這種后來被Carl Linnaeus命名為加拿大黑雁的物種的一些成員從未遷徙過。
 
  加拿大黑雁的棲息地范圍非常廣闊,從五大湖一直延伸至落基山脈的大片地區,每年冬天它們都向南方遷徙,到達能尋找到足夠食物和開闊水域的地方就會停止。當歐洲人到達美洲的時候,他們發現這些黑雁很容易捕獲,到了20世紀初,加拿大黑雁幾近滅絕。
 
  半個世紀后,保育人士和政府機構重新將圈養繁殖的加拿大黑雁引入美國北部地區,在少數幸存雁群的刺激下,非遷徙的加拿大黑雁大幅增加。
 
  如今,這種重達4公斤的鳥類遍布加拿大的每個省和美國大陸的每一個州,其數量還在繼續增加。在20世紀50年代,北美洲大約有100萬只加拿大黑雁。據加拿大野生動物管理局估計,這一數字一直增加到700萬。(歐洲和新西蘭的加拿大黑雁也在增加,在這兩個國家它們是入侵物種。)
 
  更重要的是,20世紀70年代末,生活在大西洋和密西西比遷徙線路(橫穿美國的主要遷徙線路)沿線的加拿大黑雁只有10%是非遷徙種類。如今,這一比例已超過60%。
 
  “現在我們都知道,它們非常成功,”康奈爾大學的種群生態學者Paul Curtis說。
 
  不僅城市和郊區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和活動的空間,非遷徙的加拿大黑雁也更安全,沒有獵人和自然捕食者的威脅。研究表明,非遷徙的加拿大黑雁的巢更大,幼雛比遷徙的黑雁活得更久。
 
  “我們為這些鳥創造了理想的棲息地,”他說。

加拿大黑雁冬天還飛往南方過冬嗎?
在新墨西哥州的博斯克德爾阿帕奇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天空飄著雪花,一群加拿大黑雁聚集在一起。
攝影:JACK DYKINGA,NATURE PICTURE LIBRARY
 
居家父母
 
  研究加拿大黑雁的遷徙具有一定挑戰性,鳥類生物學者甚至也很難能根據外表區分遷徙與非遷徙的加拿大黑雁。這些種群還會混合和雜交。
 
  不僅如此,那些來自幾代都沒有遷徙過的種群的加拿大黑雁,也有可能突然飛往北極——覓食和換毛的地方。每年,加拿大黑雁的飛羽都會脫落,然后重新長出。
 
  失去鳥巢通常會促使加拿大黑雁離開城鎮,Curtis說:“夏季期間,把非遷徙的加拿大黑雁留在鳥巢的是它們的幼雛。”
 
  在密歇根州南部,一個衛星監測項目追蹤的加拿大黑雁中,超過一半的非遷徙黑雁筑巢失敗后遷移到了加拿大。另一項研究發現,紐約、賓夕法尼亞州和佛蒙特州44%的加拿大黑雁沒有幼雛的時候會向北遷移。
 
  Sharp追蹤過一只雌性加拿大黑雁,這只黑雁每年都在多倫多的同一棟辦公樓前筑巢,直到丟失了一窩蛋。之后它飛到魁北克的最北部,北極的邊緣。“如果沒有失去巢穴,整個夏天它都會待在購物中心,完全不受發貨和收貨的影響。”
 
  到達北極地區之后,這只黑雁顯然加入了一群遷徙的加拿大黑雁,并隨之前往切薩皮克灣地區過冬,在那里它被馬里蘭州的一個獵人射殺。
 
  這只加拿大黑雁共飛行了近4200公里,實際上并沒有什么特別,即使對那些世代不曾遷徙的加拿大黑雁來說也是如此。
 
  “當你進入辦公大樓時,這些黑雁會對你發出‘嘎嘎’的叫聲,但之后它們也可能前往北極或亞北極地區換羽,那是任何加拿大黑雁能夠到達的荒野之地,” 加拿大野生動物管理局的生物學者、加拿大黑雁專家Christopher Sharp說。
 
煩人的加拿大黑雁
 
  在大多數情況下,非遷徙的加拿大黑雁數量激增并未對當地野生動物和生態系統造成壓力。相反,人類與之共存是一個挑戰。
 
  加拿大黑雁不僅經常具有攻擊性,還會在人工環境中排便,比如運動場、碼頭和高爾夫球場。一個由50只加拿大黑雁組成的雁群一年可以排出2.5噸糞便。
 
  為了嚇阻加拿大黑雁,人們嘗試了噪音制造器,訓練狗驅趕它們,甚至還設計了亮橙色的遙控誘餌Goosinator,它面容恐怖,會嚇跑黑雁。
 
  Curtis在紐約州開展了一項關于驅趕加拿大黑雁的有效性的研究,他發現這些鳥熟悉方圓19公里內的每一個水體。“你能把它們趕出公園或高爾夫球場,他們可能會離開幾天,但一定還會回來,”他說。
 
  在一些地方,尤其是機場,加拿大黑雁構成了嚴重的威脅。2009年,全美航空1549航班撞上了一群加拿大黑雁,迫使飛行員Chesley  “Sully” Sullenberger將飛機降落在哈德遜河上。
 
  “加拿大黑雁和噴氣式飛機就是不能相遇,” Curtis說。這就是為什么,在這種情況下,“管理它們的唯一有效方法是做一次圍捕和獵殺,后者是有爭議的。有些人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多一些尊重
 
  事實上,許多動物愛好者喜歡與加拿大黑雁生活在一起。2019年,其中一對加拿大黑雁將巢筑于國家地理學會的華盛頓特區總部。
 
  Sharp認為,加拿大黑雁在被人類占據的棲息地中繁衍生息,展現出了驚人的適應能力,值得我們欽佩。
 
  他曾在一個工業園區的屋頂上發現一只佩戴無線電項圈的雌性加拿大黑雁,養育著100只幼雛(來自許多不同的窩)。幾個月來,它一直沒有離開這個區域尋找永久水源,而是在一個水溝里喝水,以修剪掉的草為食。“這個棲息地原本不屬于加拿大黑雁,但它們卻能在這里繁榮生長,” Sharp說。
 
  他還指出,整個北美地區的城市居民都能看到加拿大黑雁的完整年生活周期。
 
  “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與自然建立真正聯系的好機會,”他說。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