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Tule是一只6歲的比利時馬里努阿犬,它在蒙大拿州西南部的大洞谷附近偵察熊的糞便。幾十年后,人們在該地區發現了灰熊,從灰熊糞便中采集的DNA可以幫助生物學家和土地管理人員恢復灰熊的棲息地。

撰文:DOUGLAS H. CHADWICK
攝影:ADAM FERGUSON

  蒙大拿州密蘇里河源頭。Pepin是一只比利時馬里努阿犬(屬于比利時牧羊犬),它強壯、自信、專注,曾跑遍贊比亞的大草原,尋找獅子、豹子和獵豹的蹤跡,也曾穿過緬甸的低地熱帶雨林,探尋野生大象的身影。Pepin善于嗅出不同動物的糞便,這一技能為自然資源保護主義者提供了快速估算這些動物數量的方法。
 
  現在,在蒙大拿州密蘇里河源頭附近一條清澈的山溪岸邊,Pepin突然蹲了下來,凝視著生態學家 Megan Parker。
 
  這是它找到目標的信號。整個上午,Pepin一直帶著Parker尋找狼、美洲獅、熊和其他食肉動物留下的糞便,另外兩名警犬訓練員也帶著他們的狗在同一處受保護的私人土地上穿梭。
 
  他們想要更詳細地了解這些分布廣泛的動物是如何利用這片土地的,這里是大黃石生態系統中重要野生動物走廊的一部分。
 
  黑熊和灰熊都在這里游蕩,Pepin還發現了另一堆棕熊糞便,這并不稀奇。
 
  但這些糞便藏在溪流的底部,在25厘米深的冰冷急流之下。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亞利桑那州塞利格曼附近的Double O牧場,受雇于工作犬保護組織(WD4C)的拉布拉多犬Lisa正在尋找黑足鼬(black-footed ferret)使用的洞穴,以幫助亞利桑那州狩獵和漁業部門追蹤鼬類家族中這些水貂大小、戴著土匪面具的成員。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輪到Tule去找黑足鼬了。經過幾十年的努力,野生黑足鼬的數量仍然只有300到400只。“好消息是,”WD4C的Pete Coppolillo說,“搜尋犬調查亞利桑那州黑足鼬的速度是人類團隊的8倍,而費用卻只有人類團隊的一半。”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在WD4C的一處設施中,一只4歲的拉布拉多犬正在接受訓練,以嗅出藏在旋轉木馬測試裝置一個罐子里的魚翅樣本的氣味。如果成功,她就可以協助海關官員檢查這種野生動物產品的貨物。自2000年以來,魚翅一直是非法進口到美國的。
 
  20世紀90年代中期,Parker和同事們共同創立了非營利性工作犬保護組織(WD4C),在此之前他們就目睹過這種超級“嗅探”的能力。她說:“我們開始想,這些狗能揭開水里的什么秘密呢。”
 
  例如,能否訓練這些狗通過嗅聞水面上的空氣來識別魚的存在?測試結果是肯定的。
 
  它們能通過嗅聞魚皮上擦下的黏液樣本來區分不同種類的魚嗎?答案是可以。
 
  好吧,那么這些狗狗有沒有跳躍思維,能把只有本地鱒魚品種的水域和有入侵東溪鱒的水域區分開來呢?我們又得到了肯定的結果。
 
  就這樣,漁業管理人員有了一種新的儀器,一種速度更快、成本更低、更安全的溪流調查儀器。相比以前的電擊法,安全程度有了很大提升,使用電擊法觀察物種時,有些會物種被擊昏,有時會有魚類因受傷或死亡而漂到水面。
 
  “這些狗幾乎完成了我們交給它們的所有任務,”在成為WD4C執行董事之前,曾在幾大洲研究野生動物的保護生物學家Pete Coppolillo說。“野生動物研究人員和管理人員瘋狂詢問我們,他們想知道狗是否可能探測這個或那個。令人震驚的是,狗狗們經常給我們帶來驚喜,所以我們一般都會說,’為什么不試一試呢'?我們很少后悔。”
 
  狗的嗅覺靈敏度被認為是人類的一千到一萬倍,如今它們已是各種職業中不可或缺的成員。在發生自然災害或有人在戶外迷路時,他們會協助搜救隊搜尋。在軍事行動中,訓練有素的警犬能夠發現隱藏的爆炸物和敵人。其他一些搜尋犬會幫助警察尋找越獄者或謀殺受害者的尸體。有些搜尋犬則與海關官員合作,搜尋毒品、象牙等違禁品。還有一些狗狗帶頭追蹤偷獵者;在貨船上巡邏,尋找可能從遙遠港口逃跑的老鼠,或者從國外運來的木材中暴露的森林害蟲。
 
  狗可以嗅出帕金森病的早期癥狀、糖尿病、幾種癌癥、即將發作的癲癇、瘧疾等疾病。它們甚至還能很好地檢測出人感染冠狀病毒的情況,WD4C最近也加入了這項工作。
 
  但是,正如比利時馬里努阿犬Pepin2009年在蒙大拿州所展示的那樣,狗狗在自然保護領域展現出了一些最有潛力也最不為人所知的新角色。
 
  時機剛剛好。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為了防止被仙人掌刺刺到,Lisa穿上了靴子,準備與WD4C的創始人之一兼特別項目主任Aimee Hurt一起開始工作,尋找亞利桑那州黑足鼬的洞穴。Lisa的履歷包括在大提頓國家公園發現入侵的檉柳屬和獨行菜屬植物,在喀麥隆叢林中發現大猩猩的糞便,以及搭便船進入美國的入侵物種:斑馬貽貝。
 
  在接近80億人口活動的壓力下,野生地區及生活在那里的野生動植物面臨著巨大的威脅,有人預測,在本世紀末之前,地球上三分之一或更多的物種可能會消失,毫無疑問,我們賴以生存的生態系統正面臨著崩潰的危險。
 
  我開始了解利用搜尋犬的保護項目,并發現整個野生動植物群落都得到了這種非常強大的科學工具的幫助,如果你愿意,它就會舔你的臉。
 
捕獲偷渡過來的軟體動物
 
  斑馬貽貝從歐亞大陸逃逸而來,可能藏在了貨輪的艙底污水中,20世紀80年代,斑馬貽貝入侵了北美五大湖地區,占據了海灘和底部的棲息地,污染了管道,并堵塞了發電廠的冷卻系統。
 
  同時,這些濾食性貝類也吃掉了大量浮游生物,而浮游生物是水生食物鏈的基礎。一只雌性斑馬貽貝一年就能產下一百萬只小貽貝,這些入侵者從那時起就在整個大陸迅速蔓延。僅在五大湖地區就已經造成了50億美元的損失。
 
  加拿大阿爾伯塔環境和公園部的水生入侵物種專家Cindy Sawchuk將斑馬貽貝列為她最關注的問題之一。到目前為止,阿爾伯塔省還未發現斑馬貽貝。“如果它們入侵這里,每年用于維護灌溉渠道和管道的成本將會暴增7500萬美元,這還不包括對當地生態系統的危害,”Sawchuk告訴我。
 
  拖運船只進入阿爾伯塔省的車輛必須停進主要公路沿線的一個檢查站。等待的檢查小組中很可能有一只嗅探犬,它來自Sawchuk開發的Conservation K9項目。
 
  成年斑馬貽貝一般只有指甲那么大,而像罌粟種子那么小的貽貝在潮濕的縫隙或深排水孔里很容易被人忽視。但它們的氣味瞞不過執勤的K9成員。
 
  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那就是可能藏匿貽貝幼體的零散水坑。貽貝幼體不僅是透明的,而且比單細胞變形蟲還要小,沒有顯微鏡是看不見的。
 
  要檢測這些看不見的幼體形態,除了配備精密集成電路的高度專業化設備,沒有別的選擇,換句話說,我們需要一個靈敏的鼻子。
 
  在實驗中,Sawchuk的研究小組發現他們的狗在一桶12升的水里能嗅出兩只(軟體動物的)面盤幼體。
 
調整時間
 
  訓練狗狗進行野生動物搜尋并不十分復雜,但這是一個漫長而持續的過程,需要一定程度的耐心、直覺和同理心,使培訓成為一種藝術,而不是常規的指導。
 
  深冬清晨,大雪紛飛之際,我和Sawchuk、她的兩位人類同事、黑色拉布拉多犬Hilo、德國牧羊犬Seuss和巧克力拉布拉多混血兒Diesel一起來到了萊斯布里奇市的一個倉庫。“這些狗已經有幾個月沒碰到貽貝了,”Sawchuk說道。“是時候進行復習訓練了,以便在檢查站重新開放之前進行調整。”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在一天的黑足鼬搜尋活動結束后,WD4C的犬類野外專家Melissa Steen和Tule在一個鄉村前哨分享了這一歡樂時刻。人類和狗之間從石器時代形成的伙伴關系不斷豐富著兩個物種的生活,每個物種都有照顧和學習對方的原始能力。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也許對執行指示的最好獎勵是熱情的表揚,或者是扔出繩球讓狗狗們撿回來,然后開始拔河。Lily今年12歲了,經過訓練,她已經能檢測出至少23種不同植物和動物氣味。
 
  訓練員擺出了一排頂部穿孔的盒子。其中一個裝有從倉庫取出的貽貝。雖然這些貽貝已經沒什么氣味了,但每只狗都很快地停在了右邊的盒子前,迅速坐下了。找到了!
 
  多次演練后,狗狗們在外面休息,訓練者則把貽貝塞進櫥柜抽屜和儲藏的設備中。每次只帶一條狗進去,并鼓勵它嗅出獵物。又找到了!每一次成功都會得到這樣的歡呼聲,熱烈得讓人以為狗狗發現了金子。在收獲贊美的同時,狗狗還會把球扔給它的訓導員,這比任何閃閃發光的珍寶都要好……哦,真快樂,一場流著口水的拔河比賽!
 
  為了招募犬只從事偵查工作,許多訓練員都會帶著一個球或其他咀嚼玩具去動物收容所。他們要找的是精力充沛的狗勾,對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這樣的狗狗經常被人遺棄在垃圾堆中,它們是最聰明、最活潑的。可一旦長大,就很可能會被送到收容所,因為它們對一個家庭來說太鬧騰了,無法承受。
 
  對于訓練員來說,一只癡迷于咀嚼玩具的高度警覺的狗才是最有潛力的。在所有可供選擇的狗中,有多少在選中后能夠通過耐力、信心、兼容性和其他品質的測試,不斷進步,成為專業的野生動物嗅探員?據我所知,也許六百多只中才有一只。
 
  Sawchuk的拉布拉多犬Hilo就是從一個收容所挑選出來的,最初負責導盲犬的工作。他的學習速度很快,但由于太過好奇和精力充沛,無法適應嚴格的訓練計劃,因此被淘汰了。幸運的是,他被介紹給了Sawchu,Sawchuk看到了這種不可抑制的能量的潛力,也發現了他的聰慧。
 
  具備了這些特質點Hilo非常靈活,能夠專注于貽貝一周,后來與Sawchuk一起涉足沼澤,檢查外來的雜草,然后以同樣的熱情幫助一個姐妹資源機構找到了入侵的野豬,野豬扎根后會破壞自然棲息地和農田。
 
從花朵到蝴蝶
 
  俄勒岡州威拉米特山谷(Willamette Valley)的原生草原有99%以上已被改造成農田,或被其他開發項目占用。可想而知,該地區許多曾經常見的植物和動物,現在的數量少得可憐,只能勉強生存。
 
  其中最稀有的是金凱德氏羽扇豆(Kincaid’s lupine),一種瀕臨滅絕的野花。它碰巧是一種更稀有的生物的唯一宿主:芬達藍灰蝶(Fender’s blue butterfly),它只在金凱德氏羽扇豆的葉子上產卵,幼蟲期以這種植物為食。在20世紀早期,人們認為芬達藍灰蝶已經滅絕,直到1989年才重新發現了這種蝴蝶,后來又在2000年宣布其瀕臨滅絕。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野外工作結束后,WD4C犬類野外專家Kayla Fratt為邊境牧羊犬Barley進行了降溫和清洗。大部分像Barley這樣的野生動物嗅探犬都是從收容所里救出來的,曾經可愛活潑的小狗長成了多動的幼犬,后被嫌棄它們需求太多的家庭拋棄。
 
  為了保護這兩種瀕危的生命,俄勒岡野生動物研究所(位于大學城科瓦利斯)的野生動物顧問David Vesely認為,第一步是確定金凱德氏羽扇豆數量最多的地區。但他也知道,要想用放大鏡一株一株地仔細觀察它們的解剖結構,將它們與幾種密切相關的羽扇豆區分開來,可能會浪費很多時間。
 
  為此,Vesely請來了WD4C的兩位創始成員,Alice Whitellaw和Deborah Woollett。一旦接受了金凱德氏羽扇豆的氣味訓練,他們的狗就能準確地判斷出這個亞種生命周期的每一個階段,從春季發芽到秋季腐爛,Veseley黑亮的比利時牧羊犬Rogue也加入了他們,這是一只經驗豐富的追蹤者。在一年的時間里,該團隊繪制了30多個有重要金凱德氏羽扇豆種群的地點。
 
  現在是第二步:保護這些地點。聯邦機構升級了公共土地上原生草原的保護計劃,并開始通過選擇性地使用野火來恢復一些地方。當地的綠地信托基金也通過與業主的協議對私人土地進行了同樣的處理。
 
  Vesely和我看著羽扇豆之地(Lupine Meadows),一塊占地38公頃的綠帶地帶,他說,“我們的長期計劃是把殘余的草原連接起來,這樣它們就能像原始的生態系統一樣運作。”像這樣的鮮為人知的物種和亞種并沒有引起太多關注,直到一名當地記者報道了探測犬。突然,大家都開始感興趣了。這成了向公眾宣傳保護生物多樣性價值的好機會。”
 
野生動物和全球變暖的解決方案的交匯點
 
  2009年,沃倫·巴菲特旗下伯克希爾·哈撒韋集團的子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公司宣布,他們計劃在加州中西部卡里佐平原旱地建造黃玉光伏電站(Topaz Solar Farm)。
 
  這將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發電裝置,900萬塊電池板分布在2460公頃的土地上,其中就包括北美狐(kit fox)的棲息地。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Tule帶著生態學家Breanne Ender和Megan Parker(WD4C的聯合創始人兼研究主管)沿著蒙大拿大洞谷地區的下坡尋找灰熊存在的證據。如果有一只灰熊經過這里,留下了一些分辨,恰好引起了人類注意,那純粹是運氣。最好還是盯著Tule,她的鼻子能分辨出荒野中的氣味。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Parker和她的朋友兼同事Tule繼續在蒙大拿一處被野火燒焦的山坡上搜尋灰熊糞便,一邊測量其中的DNA含量。恢復這一瀕危物種的關鍵是保護現存的據點和它們之間的走廊,方便熊遷移、交換基因,并適應不斷變化的環境。
 
  北美狐勉強有30厘米高,體重最多2.3公斤,比一般的家貓還輕,是北美犬科動物(包括其他狐貍、郊狼、狼、狗)中最小的一種。
 
  北美狐曾廣泛分布在加州中部的干旱草原上,直到生存空間被農業剝奪,食物供應被殺蟲劑和嚙齒動物毒素所破壞,這些有毒化學物質在狐貍體內累積,達到了破壞性水平。
 
  1967年,北美狐的殘余種群數量只有7000只,被列入了瀕危物種名單。
 
  伯克希爾哈撒韋能源公司聘請了一家生態咨詢公司,就如何最大限度地減少該項目對黃玉光伏電站附近北美狐和野生動物(從嚙齒類動物到美洲羚羊)的影響進行了咨詢。
 
  “為了追蹤北美狐的反應,我們需要非常準確的‘狐口普查’,但我們根本做不到,”該公司的首席科學家Dan Meade說。得知Deborah Woollett研究北美狐已有多年,Meade便與她取得了聯系。
 
  Woollett設計了一個圍繞光伏電站的密集調查網格,并派出了嗅探犬。她在路線上巡邏,收集狐貍的糞便,相信這些狗能把它們和當地郊狼和短尾貓的糞便區分開來。
 
  然后,她將這些糞便送去做DNA分析,以找出這些樣本代表了多少只不同的狐貍。在太陽能設施建設前后及建設期間,Woollett一直在做這件事,時間跨度長達8年。而與幾乎所有人都預期相反,她發現狐貍的數量在穩步增加。
 
  卡里佐平原是一片半沙漠。太陽能電池板的遮擋使下面的土壤不至于像開闊地區那樣迅速干燥,額外的水分刺激了草和其他植物的生長,這反過來吸引了北美狐的獵物:昆蟲、蜥蜴、筑巢的鳥類,以及它們的主食——地松鼠。
 
  由于板子離地面很高,且有間距地排列著,狐貍就有了足夠的空間穿梭、打獵和挖掘巢穴。
  
  為了獲得“黃玉”項目的許可,該公司支付了數百萬美元,在該地區其他地方劃出6800多公頃的土地作為野生動物棲息地。
 
  其中一些土地是項目附近耕種的農田。在被恢復為草地后,黃玉光伏電站不斷增長的狐貍種群開始遷入,擴大了活動范圍,這是另一個積極的結果。
 
  我在卡里佐平原以東270多公里外的帕諾什山谷(Panoche Valley)追上了Woollett,她和她的狗也在那里進行了北美狐的調查。當時,她正在測試狗狗辨別鈍吻豹蜥(blunt-nosed leopard lizard)糞便的能力,鈍吻豹蜥比北美狐更加瀕危。這種爬行動物往往生活在更格盧鼠的洞穴里,更格盧鼠本身就處于極度瀕危狀態,也是這里北美狐的主要食物。

竭盡全力拯救野生動物的狗狗們
狗狗是人類最古老也是最好的朋友,尋找目標時比任何人都更加高效,在這個棲息地廣泛喪失、物種滅絕率不斷上升的時代,它們也被證明是野生動物最好的朋友之一。
 
  加州中央山谷的草原被集約化農業大規模取代,使許多野生動物群落相互隔離,變得越來越脆弱。即便如此,我們站在一個新創建的保護區,占地10000多公頃的帕諾什谷自然保護區,周圍四處可見北美狐和更格盧鼠的洞穴群。
 
  保護區負責人Ben Teton解釋了這個最近購買的養牛場如何發展成了現在的保護區。這筆錢來自另一家能源公司,這家公司也想在帕諾什地區安裝一個龐大的太陽能電池板陣列。為了獲得政府的批準,根據《瀕危物種法案》(Endangered Species Act),該公司必須找到一種方式,對項目所在地瀕危野生動物的潛在影響進行補償。
 
  春天的嫩草和盛開的鮮花像一件巨大的天鵝絨袍子鋪滿了大地,此情此景之下,我們應對野生動植物和替代能源共同繁榮的未來保持樂觀。
 
  狗是人類工作和娛樂中值得信賴的朋友,提供了深入了解非人類心理能力和情感生活的通道,是我們獨一無二的伙伴。對于野生動物嗅探犬來說,它們還可以成為北美狐、藍灰蝶、灰熊和其他動物的伙伴,幫助它們努力保護自己的未來。
 
  在地球歷史上這一關鍵階段,我們不知道它們還能為保護自然界做出多少貢獻。它們分辨氣味和傳遞信息的能力還沒有達到極限。現在,有限的只是我們的想象力。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