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年后,袋獾首次重返澳洲大陸

3000年后,袋獾首次重返澳洲大陸以性情兇猛著稱的袋獾,最近幾十年一直被一種傳染性面部癌癥困擾。
供圖:AUSSIE ARK

撰文:JASON BITTEL

  袋獾消失在澳大利亞大陸的森林中距今已有3000年時間。現在,由于持續不懈的再引進努力,26只這種瀕危的小動物得以重返澳大利亞。
 
  袋獾屬于有袋類動物,體型只有寵物狗那么大,以其強有力的下顎而聞名,能在幾分鐘內將大型動物的尸體撕成碎片。不過,20世紀90年代,袋獾物種感染了一種致命的傳染性口腔癌,導致其僅存的野生種群數量降至僅有2.5萬只,全部分布于澳大利亞的塔斯馬尼亞島。
 
  目前還不清楚三千年前澳大利亞大陸的袋獾滅絕的原因,但很可能是由人類行為導致。當早期的獵人獵殺了澳洲大陸的大部分巨型動物后,袋獾就失去了食物來源。
 
  作為食腐動物,袋獾在維持生態系統的健康平衡方面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這也是科學家們如此努力地把它們帶回來的原因。
 
  物種恢復組織AussieArk的主席Tim Faulkner說:“我們努力了十幾年,才達到今天的成就。”該組織與非營利組織全球野生動物保護協會以及WildArk密切合作,將圈養的袋獾放歸巴林頓山野生動物保護區(Barrington Tops National Park),該保護區有405公頃左右,位于澳大利亞東部的巴林頓山國家公園北部。
 
  盡管袋獾兇猛可怕,“但實際上它們對人類和農業沒有威脅,”他補充道。
 
  即便如此,重新引入動物仍然充滿不確定性,因此科學家們在今年3月嘗試引入了15只袋獾。研究小組使用無線電項圈來檢查釋放的袋獾,同時還放置袋鼠尸體作為食物,幫助它們適應新家。在所有的袋獾表現出茁壯成長的跡象后,科學家們感到比較樂觀,因此在9月10日又釋放了11只袋獾——現在這些袋獾基本上只能依靠自己了。
 
  “它們自由了,在野外環境中自由生活,” Faulkner說。“我們有一些基本的方法來密切關注它們。不過,從根本上說,現在到了袋獾自由自在地生活的時候了。”
 
抵抗入侵者
 
  為了給袋獾的到來做好準備,Faulkner的團隊圈出一大片受保護的桉樹林,清除入侵植物,清掃掉可能會導致森林火災的落葉,并使用人道方式安樂死紅狐和流浪貓,二者是引入的捕食者,摧毀了澳洲大陸的小型哺乳動物種群。

3000年后,袋獾首次重返澳洲大陸
袋獾進入澳大利亞東部的桉樹林新家。
供圖:Cristian Prieto, WildArk
 
  流浪貓并不捕食袋獾。事實上,可能更需要關注的是這些貓科動物。
 
  “袋獾的存在似乎對貓造成了一些影響,” 塔斯馬尼亞大學的袋獾專家、助理研究員David Hamilton說,他沒有參與袋獾再引入項目。袋獾通常不以貓為食,而是貓會被迫在黃昏和黎明捕食,以避免與袋獾發生沖突。
 
  這可能看起來微不足道,但這種行為的小轉變實際上可以保護夜間棲息的本地物種,比如袋貍,其中幾個亞種被列為澳洲瀕危物種。Hamilton說,有趣的是,在袋獾種群占主導地位(相對于貓)的地方,袋貍的數量會增加。
 
  這正是Faulkner和其他人希望袋獾能為澳大利亞做的事情:穩定澳洲大陸的生態系統,抵御入侵者。
 
  不過,當袋獾與紅狐對抗時,將會出現什么情況,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Hamilton警告說。紅狐比貓大,在體型上與袋獾相當。
 
  此外,重新引入袋獾是否會對其他敏感物種帶來無法預料的后果還有待觀察。比如2012年,有人曾將袋獾引入塔斯馬尼亞海岸附近的瑪利亞島,結果導致幾個短尾鹱群落滅絕。
 
  流浪貓和帚尾袋貂都不是島上的本地動物,二者都已開始捕食海鳥。盡管袋獾開始壓制這些捕食者,但它們也開始吃海鳥蛋和幼鳥。
 
  Hamilton說:“從理論上講,它們不應(對澳大利亞)產生負面影響。不過,當你做這樣的事情時,你就必須考慮整個生態系統,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要求。”
 
  這就是在一個廣闊而又封閉的環境中開展再引入工作非常重要的原因,他補充道。
 
‘生態上的一瞬’
 
  如果一切順利,三個保護組織計劃未來兩年內在同一片受保護的森林中再釋放40只袋獾。它們將會有同伴。
 
  自從清除掉流浪貓和紅狐之后,Faulkner的團隊還開始把其他瀕危的本土物種放歸到同一片棲息地,其中包括圓盾大袋鼠、長鼻袋貍、長鼻袋鼠和赤褐袋鼠。
 
  除了東袋鼬、帚尾巖袋鼠和澳棕短鼻袋貍,AussieArk還計劃在接下來的六個月里放生更多這樣的物種。
 
  這些小型哺乳動物可散布種子,挖掘落葉并加速其分解,進而降低野火強度,對保持環境的清潔和健康至關重要。
 
  Faulkner說:“這真的要歸功于這些翻動落葉的小型陸地生態系統工程師。一只袋貍每年翻土的重量與一頭大象的體重相當。僅僅一只袋貍就這么厲害。”
 
  他補充說,如果實驗最終成功,附近還有近15萬公頃的受保護土地可充當再引入物種的棲息地。
 
  Faulkner說:“我真的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會看到袋獾變成澳大利亞大陸的正常組成部分。3000年前它們就在這里。這在生態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