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去世之后,美國最高法院將會出現什么變化?

2020.09.22
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去世之后,美國最高法院將會出現什么變化?1894年,最高法院由九位大法官組成,但情況并非一直如此。自最高法院成立以來,由于現實和政治原因,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數一直在變化。
攝影:C.M. BELL/LIBRARY OF CONGRESS/CORBIS/VCG VIA GETTY

  美國最高法院由九位大法官組成:一位首席大法官和八位大法官。不過,情況并非一直如此。在最高法院成立的前80年里,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數量不斷變化,少則5位,最多達到10位,直到1869年最終確定為目前的數量。以下是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變化過程,以及這種情況可能會如何發生改變。
 
憲法基礎
 
  1787年,當美國的開國元勛們在制憲會議上著手建立美國最高法院時,他們并未討論具體細節。憲法未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年齡、經驗或公民身份做任何規定,也沒有規定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數量。相反,許多細節問題被留給國會和總統決定。
 
  兩年后,第一屆國會通過了《1789年司法條例》,并于1789年9月24日由喬治·華盛頓簽署生效。最終,最高法院成立,6位大法官負責確保行政和立法部門制定的法律符合憲法。
 
  《1789年司法條例》將最高法院置于聯邦三級法院體系之上。在最低一級,每個州都將有一位聯邦法官主持地方法院,審理與聯邦法律和海事案件有關的小案件。這些地區隨后被劃分為三個設有巡回法院的地理區,巡回法院既充當審判法庭,又審理上訴案件。
 
  不過,國會并未為每個巡回法院設立法官,而是規定兩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和一名當地的地方法院法官擔任巡回法院的法官。六位大法官都被分配到一個地方巡回法院,并被要求每年主持巡回法院兩次,這就意味著他們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路上。

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去世之后,美國最高法院將會出現什么變化?
最高法院的第一任首席大法官約翰·杰伊的任期為1789-1795年,在此期間他只有5位同事。
攝影:KEAN COLLECTION,GETTY
 
黨派爭論
 
  沒過多久,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構成就變成了一個黨派問題。1801年,國會的聯邦黨人試圖通過重組法院體系以擴大聯邦對各州的管轄權。國會通過了《1801年司法條例》,為六個巡回法院增設了新的法官,并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數量從六個減少到五個。這樣一來,《1801年司法條例》就避免了“巡回審判”所必須的橫穿全國的旅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對這樣的旅行極其厭惡。
 
  1801年2月13日,美國第二任總統、聯邦黨人約翰·亞當斯簽署該條例,使之成法。不過,該條例是他在連任競選中輸給政治對手托馬斯·杰斐遜之后簽署的,此舉被視為限制其繼任者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嘗試。杰斐遜一上任就迅速廢除了該條例,當時最高法院的組成人員還沒有發生任何變化。最高法院的席位是終身任職,因此《1801年司法條例》并未免除最高法院的任何大法官,只是簡單地規定下一個不會被替換的空缺席位。
 
  《1801年司法條例》廢除后,六位最高法院法官恢復了巡回審判的職責。這一次,杰斐遜派共和黨人指示最高法院的六位大法官自己選擇“認為適合”的巡回法院,而不是指派。
 
西進運動
 
  在接下來的70年里,最高法院大法官和巡回法院之間的聯系成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數量變化的原因。隨著美國繼續向西擴張——一路不斷創建新的司法管轄區和巡回法院,司法部門需要更多的大法官來主持這些巡回法院。
 
  1807年,由于穿越阿巴拉契亞山脈抵達俄亥俄州、肯塔基州和田納西州等西部地區非常困難,所以這些地區被排除在現有的聯邦法院體系之外。地方法院承擔了巡回法院的大部分職責。不過,隨著案件數量的增加,他們請求國會將自己重新納入現有的聯邦司法體系之內。
 
  作為回應,國會于1807年設立了第七巡回法院,并在最高法院增加了一個席位以與之相匹配。法律還要求新法官必須居住在該地區內,以減少旅行的難度——而其他最高法院席位則從未有這一居住要求。

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去世之后,美國最高法院將會出現什么變化?
從1801年首席大法官約翰·馬歇爾擔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開始,大法官人數便從6人減少到5人,之后又恢復到6人,最終在1807年增加到7人。1835年,約翰·馬歇爾去世。兩年之后,最高法院又增加了兩位大法官,大法官人數達到9人。
攝影:KEAN COLLECTION/ARCHIVE PHOTOS,GETTY
 
  在30年后的1837年,八個新的西部州加入聯邦,促使國會和總統安德魯·杰克遜增設了兩個巡回法院和兩位大法官,最高法院大法官就變成了9人。現在,為了主持巡回法庭,他們被要求跨越更遠的路程和更險峻的地形。
 
南北戰爭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最高法院相對保持穩定。不過,后來爆發了南北戰爭。19世紀60年代早期,亞伯拉罕·林肯試圖與國會的共和黨人一起重塑最高法院,他強烈反對最高法院在“德雷德·斯科特訴桑福德案”一案中關于黑人不是也不能成為美國公民的裁決。1863年,加州涌入的大量移民給了他們增設第十巡回法院的理由,隨之而來的是第十位最高法院大法官。
 
  然而,南北戰爭結束后,國會再次改變了司法體系。1866年,林肯被暗殺,副總統、南方民主黨人安德魯·約翰遜接任總統后,國會的共和黨人擔心約翰遜可能會影響最高法院。當時,南方各州試圖通過一系列“黑人法令”限制剛解放的奴隸的自由,這些法令禁止他們參加選舉,限制他們可以從事的工作類型。約翰遜前不久剛否決《1866年民權法案》,該法案將給予所有在美國出生的人公民身份和法律下的充分保護,從而對南方各州構成制約。
 
大法官魯斯·金斯伯格去世之后,美國最高法院將會出現什么變化?
斯蒂芬·約翰遜·菲爾德是亞伯拉罕·林肯總統任命的五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
攝影:BRADY-HANDY PHOTOGRAPH COLLECTION,LIBRARY OF CONGRESS
 
  雖然國會的共和黨人能夠推翻約翰遜的禁令,但他們更想阻止他影響最高法院,使最高法院偏向南方各州。他們通過了《司法巡回法案》,將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數再次減少到7人。
 
  不過,1869年,尤利西斯·辛普森·格蘭特就任總統后,共和黨人重新掌權。他們通過了一項新的司法法案,將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再次恢復到9人,并要求6位法官出席以達到裁決的法定人數。隨后的法律減輕了大法官在巡回審判中的負擔,并在1911年徹底結束了這一做法,切斷了巡回法院和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的直接聯系。
 
法院重組
 
  從那以后,最高法院一直保持九位大法官。不過,這并不意味著政客們沒有試圖改變現狀。其中最著名的是,20世紀30年代后期,富蘭克林·羅斯福因為最高法院否決他為結束大蕭條而制定的“新政”非常沮喪。1937年2月,他提出將最高法院的成員增加到15位大法官的想法。
 
  這個想法極不受歡迎,甚至羅斯福的支持者也是如此。上述想法被稱為“法院重組”,一種通過創造新席位影響法院以有利于羅斯福總統的嘗試。羅斯福可以通過任命的法官填補新的席位,因此新的大法官可能會更支持他的政策。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譴責總統的改革法案是“對司法權的侵犯,這種事情在美國從未發生過。”最終,參議院以70-20的投票否決了這項計劃。
 
現代最高法院的斗爭
 
  重塑最高法院的長期政治傳統并沒有消失。近年來,在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的監督下,美國最高法院從溫和轉向保守,自由派人士開始主張重新擴大最高法院的規模。
 
  上述轉變始于2016年保守派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逝世。當時,最高法院出現了意識形態上的分裂,國會的共和黨人希望保住保守派的席位,防止最高法院向自由派傾斜,因此拒絕投票表決巴拉克•奧巴馬總統提名梅里克•加蘭德擔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決定,理由是當年是總統大選年。斯卡利亞的職位空缺了近一年,直到特朗普贏得大選后提名了尼爾·戈薩奇,后者2017年開始擔任大法官。盡管這項任命維持了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現狀,但卻為后來的改變奠定了基礎。2018年,溫和派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退休,其投票往往在最高法院起著關鍵作用。特朗普用可靠的保守派大法官布雷特·卡瓦納替代了肯尼迪,使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進一步向右派傾斜。
 
  自由派擔心,保守派占主導的最高法院會推翻幾項重要裁決,包括保護婦女墮胎權利的羅訴韋德案,以及承認同性婚姻的 Obergefell v. Hodges案。最高法院還可能廢除奧巴馬總統標志性的醫保法案《平價醫療法案》,以及對移民的保護性法案。近年來,最高法院經常出現5-4的投票情況,意味著即使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出現微小的變化,都可能從根本上改變處理這些案件的方式。
 
  2019年,時任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長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Pete Buttigieg主張將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數恢復到15人,以實現最高法院的非政治化。按照他的計劃,五位大法官將隸屬于民主黨,五位隸屬于共和黨,另外五位無政治傾向,由其同事挑選。
 
  9月18日,在最高法院任職27年的自由派大法官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去世,加劇了民主黨人的擔憂,因為失去她的席位將會使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更偏向保守。馬薩諸塞州參議員Ed Markey等一些知名民主黨人已經表示,如果特朗普提名的人選替代金斯伯格,他們將尋求擴大或改革最高法院。
 
  民主黨人已經提出了幾條重塑最高法院的建議。一些人支持Buttigieg的計劃,即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數量增加到15位,在意識形態上保持均衡,而另一些人則支持一項更具黨派色彩的計劃,即在下一屆民主黨總統任期內為最高法院增加兩個新席位,以對抗戈薩奇和卡瓦諾的總統任命。還有一些人認為,更頻繁的人事變動將降低兩黨對最高法院每個空缺職位進行爭奪的激烈程度,因此建議大法官的任期進行限制。
 
  不過,這些提議最終是否被采納仍不確定。這不僅取決于民主黨能否在今年11月的選舉中奪回白宮,在國會贏得多數席位,而且就像羅斯福在20世紀30年代學到的那樣,徹底改革法院體系需要得到公眾的支持。2019年,馬凱特大學法學院的一項全國調查發現,57%的美國人反對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72%的人支持對大法官的任期進行限制。金斯伯格去世后,這些措施得到的支持是否會上升還有待觀察。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