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一個霧蒙蒙的早晨,在印度新德里麥丹會展中心,德里地鐵支柱的垂直花園被煙霧包圍。植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輕污染,但由于農民燒田,冬季的污染會更嚴重。
 
撰文:NILANJANA BHOWMICK
 
  又到了每年的這個時候。在印度首都新德里,關上門窗,眼前一片灰橙色,打開空氣凈化器,像過去多年一樣,忍受著每年的致命霧霾。
 
  汽車、燃煤發電廠和鍋灶讓新德里穩居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城市榜首。但每年秋天,從西北部的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吹來的煙霧,導致新德里的霧霾益發嚴重。9月下旬開始,那里的稻農會燒田,為種植下一種作物小麥清理田地。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上周末,由于各地的印度人不顧新冠疫情,紛紛走上街頭,為慶祝印度最重要的節日排燈節,燃放煙花、放飛燈籠,空氣污染隨之飆升。
 
  今年,還有一個嚴峻的挑戰等著我們:有毒霧霾讓我們在面對新冠病毒時,更加脆弱。
  “我很害怕這幾個月,我會呼吸急促,嚴重過敏,”17歲的學生、熱心的環保主義者Aditya Dubey說:“今年,新冠疫情也會影響肺部,情況比以往更糟。”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他的焦慮情有可原。隨著空氣質量指數惡化,印度首都的新冠日新增病例也創下記錄:11月11日多達8500例。據報道,德里的一名高級官員把不斷增加的新冠病例歸咎于空氣污染。根據最近一項研究,這兩個因素在一起無疑是致命組合,全球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數預計會上升15%。
 
  縱觀全球,2019年空氣污染導致667萬人死亡,其中印度超過167萬人,80%多的城市在與不健康的空氣質量作斗爭。在2019年全球污染最嚴重的30個城市里,有21個位于印度。
 
  去年,污染水平超過所有標準后,德利政府宣布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學校停課,建筑施工暫停,航班停飛。但停止焚燒作物殘茬卻不那么順利,冬季城市空氣污染有40%是這些焚燒造成的。
 
綠色革命的遺留問題
 
  燒田是違法行為,農民會因此被處以高額罰款。但罰款、法院命令和政府打壓都無法阻止這種行為,僅僅因為農民沒辦法解決每年的困境:同一塊田收獲水稻和播種小麥之間的時間間隔很短,如何處理田地成了一大難題。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農民在農田里點火燒田,清除水稻收割后的殘茬。專家警告說,焚燒殘茬可能會嚴重影響那些已經患有呼吸道疾病的人。
攝影:SAUMYA KHANDELWAL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印度北部的污染控制委員會在監控焚燒殘茬情況,并對違法農民處以罰款。在印度,焚燒殘茬是違法行為。
攝影:SAUMYA KHANDELWAL
 
  30多年來,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的農民被鼓勵采用小麥-水稻輪作制度;這是綠色革命的關鍵,但在生態上是不可持續的。綠色革命始于20世紀70年代,印度糧食安全因此得到顯著提升。這兩個邦氣候干燥,不適合種植水稻,因此對灌溉的依賴日益增加,而全國大部分的水稻都產自這里。
 
  因此,這兩個邦的地下水位直線下降,政府不得不強令農民只能在6月和7月的季風季節種植水稻。這意味著10月和11月初可以收獲。但小麥必須在11月中旬之前種下,任何延遲都可能會影響小麥收成的質量。
 
  這樣一來,農民只有10到20天時間清理田地,他們要把聯合收割機(另一項現代發明)留下的30厘米高的稻桿處理掉。最快、最便宜、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燒田,包括首都在內,下風地區的空氣因此被污染。
 
  3月,新冠疫情席卷新德里;作為一名充滿激情的環境改革者,Dubey擔心冬季的霧霾及其對肺部的影響,會讓這座城市面臨雙重公共衛生災難。8月,他請求印度最高法院為小農戶和邊緣農戶提供免費的割茬機,這樣他們就不用燒田了。
 
  他還寫信給各邦首席部長,提醒他們,警方再多的行動和罰款“都無法阻止農民放火焚燒殘茬”,因為這關系到他們的生計。
 
  印度最高法院幾乎每年都會收到Dubey這樣的公民請愿。去年,法院表示,焚燒殘茬及其帶來的污染“嚴重侵犯了生存權”,要求農民為“大量人的生活處于危險之中”承擔責任。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在新德里,一名女子試圖保護自己不受污染侵害。有時候,德里政府會暫時禁止施工和挖掘活動,以減輕霧霾。
攝影:SAUMYA KHANDELWAL
 
  上上周,印度政府解散了有22年歷史的環保機構,并任命了一個委員會,全力應對空氣污染,包括對焚燒殘茬處以更高額的罰款。但報道稱,對于農民而言,與處理作物殘茬的費用相比,罰款反而更便宜。
 
  “對于農民來說,燒田是目前最快、成本效益最高的方法,”印度自然資源保護委員會空氣質量、流動性和氣候適應性小組的負責人Polash Mukherjee說。衛星圖像顯示,10月的一天里,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就有3200處地方燃起了大火。
 
污染的真相
 
  2020年上半年,空氣污染已導致德里約2.4萬人喪生,甚至包括了新冠疫情導致的3個月封鎖;在這期間,印度首都的空氣質量大幅提升。相比之下,到目前為止,在德里,新冠病毒造成超過7300人死亡。
 
  Mukherjee表示,雖然燒田給每年新德里污染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但不能把所有責任都歸咎到農民身上。
 
  政府也同意這種說法。根據印度環境部長Prakash Javadekar的說法,10月15日,新德里的空氣污染有4%是農民燒田造成的。Javadekar說,新德里95%的環境污染是因為“本地因素”,即汽車、燃煤電廠和其他工業排放。
 
  “焚燒殘茬會帶來很多煙霧,這是季節性原因,是的,有必要打擊;與此同時,打擊其他人為原因也很重要,”Mukherjee說。
 
  德里印度理工學院大氣科學中心的教授Sagnik Dey說,在過去幾十年里,政策制定者只關注了凈化德里的空氣。但如果不清理周邊區域,就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因為在印度恒河平原上,德里只是污染嚴重的一個點而已。”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新德里的一家建筑公司用煙霧槍控制粉塵污染。這臺機器會向空中噴射水霧,增加粉塵的重量,讓顆粒落到地面。
攝影:SAUMYA KHANDELWAL

燃燒季的空氣污染更嚴重,新德里將如何應對?
冬季,農民收獲水稻后要迅速播種小麥,因此燒田,而產生的煙霧會加劇施工污染。
攝影:SAUMYA KHANDELWAL
 
  去年底,空氣質量生活指數的一項分析顯示,從1998年到2016年,這片地區的污染增加了72%。而印度約40%的人口都生活在這里。報告還指出,污濁的空氣導致居民的平均壽命縮短了7年。
 
采取行動
 
  2019年初,新德里的有毒空氣登上了全球新聞頭條,政府因此啟動了國家清潔空氣項目,要求122個印度城市制定計劃,到2024年減少20%至30%的污染。到目前為止,已有100個城市制定了實現這個目標的計劃。例如,艾哈邁達巴德的空氣應對計劃包括,在全市新設立8個空氣質量監測點,生成每日空氣質量指數。計劃中還有建立極端污染預警系統,培訓專業醫療人員,以應對緊急空氣污染。
 
  在疫情封鎖期間,首都的居民多年來首次呼吸到潔凈的空氣,看到清朗的藍色天空。新德里的空氣質量指數顯示,這是自2015年有記錄以來,最潔凈的空氣。在封鎖的第一周里,空氣中的顆粒物濃度大幅下降。
 
  在距離喜馬拉雅山160多公里的旁遮普邦,很多人報告稱,隨著霧霾消散,看到了這座山,這種情況很罕見。Mukherjee說,封鎖讓我們意識到了該做些什么。現在的挑戰是,找到一個適合各地區、各城市的全國協調計劃。
 
  “(在封鎖期間)每個人,包括地面上的普通人,都感受到了潔凈的空氣和蔚藍的天空,”Mukherjee說:“我們知道,這是可以實現的。”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