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

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環保人士、攝影師Roberto Pedraza漫步在克雷塔羅州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的云霧林中。克雷塔羅州是墨西哥適應了新冠疫情大流行造成的收入減少的生態旅游熱點地區之一。
攝影:JAIME ROJO,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撰文:ANNELISE JOLLEY

  10歲時,Ana Moreno看到一輛又一輛滿載游客的巴士駛入她的村莊。他們是來看黑脈金斑蝶的。每年11月,成群的黑脈金斑蝶會飛到這里,在馬德雷山脈的森林中過冬。Moreno看著喜歡黑脈金斑蝶的游客走出巴士,彼此嘰嘰喳喳地交談著。她心想:“我怎么不會說英語呢?”
 
  后來,Moreno上了大學,學習旅游和英語專業。她的目標是成為一名蝴蝶導游,帶領游客游覽森林。Moreno的父親曾是一名護林員,有幾次她陪著他上山去看黑脈金斑蝶的棲息地。“我想每天都去山上看蝴蝶,”她說。

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
遷徙的黑脈金斑蝶聚集在墨西哥西南部米卻肯州的埃爾羅薩里奧保護區。馬德雷山脈(Sierra Madres)位于墨西哥太平洋海岸,是期待觀看蝴蝶群落的游客們的首選目的地。
攝影:JAIME ROJO
 
  然而,今年Moreno不會帶領游客前往村子上游的Cerro Pelon蝴蝶保護區。“這將是非常、非常艱難的一年,”她說。“如果沒有人來,我們就沒有收入。”
 
森林的最佳守護者
 
  墨西哥是全球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擁有廣闊的森林生態系統,從熱帶森林到落葉森林,再到云霧林和常綠林,應有盡有。近80%的林地為土著群體和合作農場(社區共同擁有國家授予的土地)所有。大多數社區極度貧困,依靠自給農業和匯款維生。由于缺少就業機會,許多人非法砍伐和濫砍亂伐,破壞了森林。不過,在另一些情況下,森林社區已經成為森林最好的守護者。
 
  在整個墨西哥,生態旅游在森林保護方面發揮著關鍵作用。它解決了農村貧困和森林砍伐的雙重問題,并能創造與伐木和濫砍亂伐同等水平的收入。大批游客涌入偏遠地區,激勵當地人保護自然資源。除了保護森林和在缺乏就業機會的地方創造收入外,生態旅游還能改善性別平等、保護當地文化和保護野生動物。
 
  不過,新冠疫情大流行導致生態旅游業停滯不前,在一些地區甚至徹底中止。這對墨西哥的森林意味著什么?
 
  旅游收入減少促使一些森林社區重新開始非法伐木,而其他一些社區則依靠自給農業勉強維生。不過,在壓力的鞭策下,解決方案也開始陸續出現。墨西哥各地的森林社區都開始尋找邀請外部世界前來旅游的新方法,同時注意保護森林。
 
更輕的碳足跡
 
  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占據克雷塔羅州三分之一的土地。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是一片山區,占地面積40多萬公頃,常青樹、橡樹、松樹、熱帶落葉林和云霧林應有盡有。只有百分之三的土地為聯邦所有,其余97%屬于合作農場和私人土地所有者。
 
  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Sierra Gorda Ecotours)與這些土地所有者合作,開展生態旅游活動,提供替代非法伐木和匯款的就業機會。二十多年前,保護區的首個生態旅館建成,如今一個發達的生態旅游網絡蓬勃發展起來,迄今為止共建成了15座生態旅館(每個生態旅館都建在不同的生態系統中)和53家由工匠組成的微型企業以及餐館。
 
  上述企業都由當地人所有和經營,其中許多為女性所有,并且雇傭其他女性。這種所有權方式給了森林社區決定生物圈保護區自然資源的發言權。(在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森林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非法砍伐,而是政府公共工程項目,比如公路、大壩和輸電線路。)Laura Pérez-Arce是一個五個成員組成的企業聯盟的公共關系總監,其中包括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他稱該地區的生態旅游是一個“保護工具”,同時還是實施保護區法規的一種方式。

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
從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向山下俯瞰,可以看到令人嘆為觀止的美景。
攝影:JAIME ROJO,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
Donaciano Chávez Márquez是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中心的一名合作農場主(依靠合作農場為生)。Donanciano曾經靠養幾頭牛勉強維持生計。現在,在塞拉戈達生態聯盟(包括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在內的五家企業聯盟)提供的經濟激勵的幫助下,他管理著自己的土地,保護森林并提供碳儲存,用帶刺的鐵絲圍欄阻止鄰居的牲畜進入該地區,以防治土壤退化。
攝影:JAIME ROJO,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
2017年,游客們在布拉沃山谷的Piedra Herrada保護區觀賞黑脈金斑蝶。
攝影:JAIME ROJO
 
  當新冠疫情開始在墨西哥蔓延時,當地旅游服務提供商立即停止對外服務。最近幾周,餐廳開始重新開張,但在撰寫本文時,只有30%的生態旅館接待客人。與此同時,駕車旅行的國內游客開始重返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隨著克雷塔羅州旅游局致力于將該地區打造為頂級的戶外目的地,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不得不考慮可持續的解決方案,以管理好大量涌入的游客,減少環境影響和病毒傳播的風險。
 
  解決方法?提供小規模的、保持社交距離的游客體驗。Peréz-Arce說:“這將意味著需要更加親歷親為地建立游客和微型企業之間的關系。”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正致力于設計迷你旅行團,采用錯開的方式拜訪工匠和就餐,在更少的景點停留更長的時間。
 
  在恰帕斯州,Julia Carabias Lillo也認為小規模戶外旅游是新冠疫情時期旅游業的解決方案。Carabias是一位生態學者,墨西哥前環境部長,還是非政府組織Natura y Ecosistemas Mexicanos(通常被稱為Natura Mexicana)的共同創始人。2007年至今,Carabias一直與恰帕斯州的拉坎敦叢林的當地社區一起,共同為保護環境而努力。盡管近90%的樹木被砍伐,拉坎敦叢林仍然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統之一。Natura Mexicana組織與叢林(叢林的中心是Montes Azules生物圈保護區)中的合作農場和土著社區合作,建立和推廣生態旅游方案。游客可以在生態旅館或露營設施預訂住宿,在導游的帶領下探索雨林,參觀蝴蝶園,在當地經營的餐館用餐,或者自由泛舟于叢林河流。
 
  盡管拉坎敦地區的大多數社區因地處偏遠而沒有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但當地人強烈地感受到了經濟影響。到目前為止,他們一直依靠Natura Mexicana從捐贈者和私人基金會獲得的應急資金維持生活。Carabias說:“我們知道這些是未來的旅游景點,因此現在需要為處于疫情中的人們尋找其他收入來源。”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人們開始尋找能夠保持社交距離和減少感染風險的旅游目的地,因此她預計游客對生態旅游的興趣會越來越大。
 
  甚至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拉坎敦地區的社區就已經為這種小規模、影響小的旅行做好了準備。例如,Canto de la Selva生態旅館是專門為防止生態系統被破壞而設計的。14間高架小屋最多可容納28人,允許動物自由通行,在最大限度地與叢林接觸的同時,將人與人之間的接觸降到了最低程度。
 
虛擬旅行,數字教育
 
  在黑脈金斑蝶生物圈保護區,盡管酒店預定量大幅下降,四個保護區中的三個仍將在蝴蝶觀賞季重新開放(從11月一直持續到次年3月初)。不過,墨西哥州的Cerro Pelón保護區將繼續對外部游客關閉,以防止新冠疫情的傳播。
 
  Ana Moreno面臨著一個安靜的旅游季。她的九個兄弟姐妹和母親也是如此,他們都從事蝴蝶旅游業。她的哥哥Joel和嫂子Ellen Sharp經營著村里唯一的一家提供住宿和早餐的旅館。他們還成立了非盈利組織“蝴蝶與人類”(Butterflies and Their People),雇傭六名全職護林員,負責在山上巡視,防止黑脈金斑蝶保護區遭到非法采伐。Ana的母親和姐妹們經營著提供住宿和早餐的旅館,其他兄弟姐妹則從事蝴蝶導游或護林員的工作。
 
  失去收入的不僅僅是Moreno一家:旅游業從當地社區雇了80名導游和馴馬員。其他當地人的收入來自從事司機、管家、廚師和工匠的工作。有些人已經開始再次砍伐樹木,威脅到了黑脈金斑蝶的冬季家園。
 
  為了讓六位護林員繼續在山上巡視,Joel Moreno和Ellen Sharp設計了虛擬旅游套餐。“我希望今年能依靠這種方式撐下去,” Sharp說。游客可以“選擇一個蝴蝶群落”,從11月到3月初(整個蝴蝶觀賞季)期間,每個月收到兩次蝴蝶群落的最新消息。這些虛擬之旅為游客提供了一種無法親身感受的體驗:持續地近距離觀賞蝴蝶群落。
 
  “當你來這里旅游的時候,一般只有一兩天的時間,” Ana Moreno說。“有了虛擬旅行,你將會獲得一種完全不同的體驗,因為你將有機會用不同的方式觀賞蝴蝶群落。”
 
  最重要的是,虛擬旅游套餐的收益將會使護林員保住工作。這六位護林員和三位州護林員將在這個安靜的旅游季擔任實地工作人員。他們的任務是拍攝蝴蝶的視頻片段,報告蝴蝶的活動,防止伐木工人進入保護區。“這是一片相當大的森林,但卻只有6位護林員,”她補充道。“控制非法砍伐將會很困難,但他們在努力嘗試。”
 
  在缺少游客實地游覽的情況下,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也轉向了數字旅游。“我們不得不向社交媒體領域邁出一大步,” Pérez-Arce說。“幸運的是,我們得到一個項目的認可。這個項目一直在幫助培訓我們,讓我們思考如何讓游客理解我們現在面臨的情況。”項目團隊派了一位傳媒助理幫助他們向游客們傳達目前的困境。他們還參加了網絡研討會,與生態旅游業的國際合作伙伴分享最佳做法。

在沒有游客的一年里,墨西哥的旅游從業者何去何從?
兩只軍金剛鸚鵡飛越塞拉戈達生物圈保護區。生態旅游有助于當地人保護環境,對植物和動物、當地人以及游客都有好處。對當地人來說,他們的家園受到保護;對游客來說,他們可以享受戶外活動對身心健康的益處。
攝影:JAIME ROJO
 
  不過,除了提升其數字業務之外,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還利用淡季重新評估了其信息和教育業務。Pérez-Arce說:“我們應該更善于通過技術展示生態旅游的價值,以及在我們這里可以進行的活動。”
 
  通過塞拉戈達生態游公司預訂旅游可以幫助游客消除對環境的影響,這也是項目團隊在營銷和在線教育中強調的一點。其目的是幫助潛在的游客了解一種通過保護森林來抵消碳足跡的旅游方式。Pérez-Arce希望,如果人們理解生態旅游的更偉大使命,他們就會尋求有助于碳捕獲和自然再生的旅游機會。
 
旅游業進入新常態
 
  在此次新冠疫情中,隨著遠程網絡服務的增加,墨西哥的森林生態旅游業獲得了更多的發展機會。Sharp希望,通過轉移到網絡上,沉浸式的保護體驗將惠及新的觀眾。“我期待有機會與那些不能前往實地旅行的游客取得聯系,”她說。Cerro Pelon蝴蝶保護區只能通過騎馬和步行到達,因此“無障礙環境是一個真正的問題。我對有機會接觸到更多無法親自上山觀賞蝴蝶群落的人感到興奮。”
 
  對于那些回歸實地旅行的游客來說,新冠疫情凸顯出找到替代大眾旅游的新方式的重要性。 “我們不能像現在這樣一直工作下去,每天在網絡平臺和網絡研討會上工作16個小時,” Carabias說。“我們需要開放的空間和娛樂。”生態旅游恰好滿足了這些要求。
 
  在這個旅游淡季,Natura Mexicana一直致力于打造最負責任的旅游形式——生態旅游。Carabias和團隊提供了安全協議培訓,并為旅游服務供應商配備了衛生消毒用品。當游客們返回時,拉坎敦叢林的社區將做好迎接的準備,為游客們提供更安全、保持社交距離的生態旅游服務。“只要他們能忍受現在的情況,那么就一定會對我們未來的服務感到滿意,” Carabias說。
 
  游客逐漸開始回來了。Canto de la Selva生態旅館近8個月來首次接受游客的預定,一個一起旅行的家庭將擁有自己的小屋,他們唯一的鄰居是巨嘴鳥和吼猴。(“我非常羨慕,” Carabias說。)她希望在人們尋找大眾旅游替代品的時候,這樣的小團體旅游將會增長。“如果想和他人保持安全距離,沒有比自然、戶外環境更好的地方了,在戶外你被傳染的幾率非常低,” Carabias說。“這是目前最好的旅游選擇。”
 
  回歸傳統的旅行方式可能還需要很長時間。不過,在墨西哥,森林社區正在尋找方法適應生態旅游服務。在這樣做的同時,他們還提供了一種替代大眾旅行的方式,以及一種持續的環境保護方法。“在這些生態旅游目的地,我們可以將經濟復蘇、個人娛樂、改善人們的生活和森林保護結合起來,”Carabias補充道。“對我來說,這就是我們要尋找的替代選擇。”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