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的保護區會開放油氣開采嗎?石油行業將何去何從?

北極的保護區會開放油氣開采嗎?石油行業將何去何從?阿拉斯加的布魯克斯山脈標志著針葉林向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苔原過渡。
攝影:KILIII YÜYAN

撰文:JOEL K. BOURNE, JR.

最新消息:在一名聯邦法官拒絕發布停止出售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租約的禁令后,租約交易于1月6日進行。沒有大型石油公司競標。兩家小公司(一家能源公司,一家房地產公司)獲得了兩份土地租約。阿拉斯加工業發展公司作為該州自己的工業競標部門,花了440萬美元購買了9份土地租約。共有2428平方千米的土地被出售,財政收入估計為18億美元,是聯邦政府收入的125倍。
 
  美國現代史上規模最大的一場環境戰爭即將落幕,兩種走向都有可能。
 
  一方面是歡迎石油業的特朗普政府和阿拉斯加州,它們和阿拉斯加北坡的幾家本地公司嚴重依賴石油稅收;另一方面是近乎全國的主要環保組織,阿拉斯加州和加拿大的哥威迅人,以及根據最近的民意調查,還有大多數美國人。美國荒野的皇冠之珠正岌岌可危。

北極的保護區會開放油氣開采嗎?石油行業將何去何從?
 
  美國土地管理局計劃于2021年1月6日拍賣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ANWR)4000平方公里土地的石油和天然氣開采租約;這個區域位于阿拉斯加州的東北角。同一天,國會將開會確認拜登當選總統。而拜登反對在保護區鉆探。
 
  1960年,艾森豪威爾總統創立了ANWR;1980年,吉米·卡特總統擴大了保護區的范圍,ANWR因此成為美國面積最大的原始野外生態系統。這場環境戰爭持續了40年,爭論焦點在海岸平原:這里的石油儲量可能有幾十億桶,但環保主義者認為這里是保護區的“生物中心”,是北美馴鹿和北極熊的繁殖地,也是200多種其他物種的重要棲息地,包括雪雁和其他很多候鳥。
 
  特朗普政府的最后行動之一,是試圖在總統當選人拜登1月20日就職幾周前,為未來在海岸平原進行石油鉆探掃平障礙。地震測試可能將在拜登就職后的第二天開始,此時適逢北極最受威脅的物種北極熊的筑巢季。在測試中,一支重型卡車隊將在脆弱的苔原上多次往返,讓地面震動,產生地震波,以探查石油的情況。
 
  然而,在保護區開采石油也許不會立即進行。安克雷奇的聯邦法院正在審理四項針對租賃出售的訴訟,法官承諾在1月5日對停止銷售的動議做出裁決。即便法官允許銷售,想要獲得租約的公司仍需要拜登政府的諸多許可,才能開始鉆探。
 
  更重要的是,經濟風向不利于北極鉆探。油價走低,但在北極鉆探的成本很高,而且經歷了一年的毀滅性大火、洪水、熱浪和颶風之后,投資者越來越擔心氣候風險。所有這一切可能會改變石油公司的計劃。
 
  “我們在這里做的事情會影響全世界,”當前訴訟中代表哥威迅人指導委員會的律師Brook Brisson說:“鳥類,天氣模式,海岸線。過去四年里,沒有人不被氣候變化影響。現在,生態系統保護表現出了真正的價值,尤其是氣候保護。”
 
  阿拉斯加工業發展局非常擔心石油行業對ANWR缺乏興趣,因此圣誕節前,局長在未租賃的土地上花費了2000萬美元以確保安全,直至找到鉆探伙伴。在《安克雷奇每日新聞》的一篇專欄中,前州長、參議員Frank Murkowski 認為,這可能是阿拉斯加州開放保護區鉆探的最后機會。
 
當政治遇到經濟
 
  幾十年來,在Murkowski等阿拉斯阿加州的政治家眼中,保護區就是普拉德霍灣的延伸。普拉德霍灣是美國最大的油田,也是阿拉斯加州日漸衰敗的搖錢樹,自1988年以來一直在持續衰退。2017年,Murkowski的女兒、參議員Lisa Murkowski設法把一項條款列入了大規模聯邦減稅法案中。這項條款批準ANWR租賃銷售兩片區域,每個的面積至少1600平方公里。她和特朗普政府估計,油田最終將為聯邦財政帶來1000億美元的收入。
 
  這些計算假設,ANWR的石油儲量至少有70億桶,每桶價格超過78美元。然而目前的油價是47美元,而且沒人知道海岸平原下究竟有多少石油。

北極的保護區會開放油氣開采嗎?石油行業將何去何從?
一群北美馴鹿在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南端的山上奔跑著。
攝影:KILIII YÜYAN
 
  根據20世紀80年代中期的一次地震調查,再加上保護區外的油井鉆探結果,美國地質調查局估計,“從技術上說”,保護區內“可開采的”石油儲量在43億桶到118億桶之間。不過經濟回報是另外一回事。
 
  在11月舉行的阿拉斯加資源線上會議中,阿拉斯加康菲石油公司的總裁Joe Marushack表示,這是60年來,北坡首次沒有鉆井設備。康菲石油公司是阿拉斯加州最大的石油生產商,在普拉德霍灣和阿拉斯加國家石油儲備區擁有大量油田。在問答環節中,有人問Marushack,他的公司對ANWR有無興趣。
 
  “我們對目前在阿拉斯加國家石油儲備區所做的事情很滿意,”他回答說:“我們可能會關注這片區域。”
 
  阿拉斯加埃克森美孚的首席執行官Darlene Gates向在場的人保證:“我們將繼續勘探、開發北坡的石油和天然氣。重要的是保持成長的心態。”但她隨后展示了一張圖表,對比了世界各地油田的投資回報情況,從墨西哥灣到北海,到安哥拉,再到北坡。由于生產成本高昂,到目前為止,阿拉斯加州的石油開采盈利最少。
 
  “作為投資者,你會把錢投到哪里?”Gates 說。
 
  去年夏天,英國石油公司給出了答案:把公司在阿拉斯加州的所有資產賣給了總部位于休斯敦的希爾科普能源公司,退出運營60年的地區。希爾科普能源公司是一家私人企業,專門從沒落的油田榨取最后一滴油。英國石油公司的資產包括土地租約,這些地位于ANWR內,但屬于當地的卡克托維克因紐皮特公司。
 
  20世紀80年代初,保護區內唯一的測試井就是在公司租賃的地方鉆探的,那次的結果是石油行業內最嚴密的秘密之一。2006年《國家地理》的調查報告根據相關數據,得出結論:這個測試井是“干鉆孔”。英國石油公司的高管們當然知道這個孔里有什么,“感謝”特朗普政府,40年來他們首次能在那里開采,然后他們走了。
 
  “如果有人表示反對,那么你一定想知道是為什么,”阿拉斯加大學安克雷奇分校的經濟學副教授Mouhcine Guettabi說:“關于石油儲量,有太多的未知數。”
 
  更不確定的是,石油公司如何籌措幾十億美元的資金來開發ANWR。這里沒有基礎設施,也沒有輸油管道。全世界60多家金融機構承諾限制或停止為北極石油勘探提供資金,包括美國的五大銀行。高盛投資公司是其中之一,2017年,公司的資深能源分析師告訴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我們認為幾乎沒有理由勘探北極”。
 
融化的凍土,消失的美元
 
  在北極任何地方鉆探所面臨的資金挑戰,都來自于物理方面,而且由于化石燃料本身,這些挑戰在不斷增加。北極變暖的速度是地球其他地方的兩倍;夏天,堅硬如巖石的永久凍土變成了湖泊、陷坑和沼澤泥炭。去年6月,連續幾周氣溫超過37.8度,創下歷史新高;在西伯利亞城市諾里爾斯克,一個巨大的柴油罐沉入凍土地帶并破裂,導致2.1萬噸燃料泄漏,造成俄羅斯現代史上最大的泄漏事件,幾乎相當于1989年阿拉斯加埃克森·瓦爾迪茲號油輪泄漏量的一半。
 
  和阿拉斯加北坡一樣,俄羅斯北極地區的大部分石油和天然氣基礎設施都建在永久凍土之上,比如亞馬爾半島的博瓦南科瓦天然氣田。“如果這些冰融化,地貌會發生劇變,”阿拉斯加大學費爾班克斯分校的永久凍土研究員Vladimir Romanovsky說:“亞馬爾半島會發生大規模沉降,下沉10米以上。”

北極的保護區會開放油氣開采嗎?石油行業將何去何從?
在北極保護區,一只雄性白腰朱頂雀正沿著河岸巡視領地。
攝影:KILIII YÜYAN

北極的保護區會開放油氣開采嗎?石油行業將何去何從?
在北極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的苔原上,一只小小的寶石黃蜂正在吸食北極柳的花蜜。
攝影:KILIII YÜYAN
 
  “博瓦南科瓦的所有大型建筑都建在水平管道構成的制冷系統上,這些管道會保持地面結冰,”他接著說道:“這真的很貴。ANWR的地質情況和那里一樣。”
 
  幾年前,一組氣候研究員試圖通過模型計算出,如果我們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2度以下(公認的氣候變化危險的閾值),全球化石燃料儲量中有多少不可燃燒。結論是,全世界剩下的80%的煤炭、一半的天然氣和目前三分之一的石油儲量必須留在地下。從經濟角度看,最佳方案中包括北極地區所有極其昂貴的石油和天然氣。全球最大的化石燃料消費國大多已承諾,會根據《巴黎協定》大幅減少使用化石燃料,這讓人們對石油的長期需求產生懷疑。
 
  然而,俄羅斯卻走向了相反的方向。俄羅斯相當大的一部分GDP和國際影響力都來自北極地區的能源資源。
 
  “在新的氣候時代,越來越多的國家在制定停止使用石油和天然氣的目標,”奧巴馬政府的國防部前高級官員、極地研究所威爾遜中心的高級研究員Sherri Goodman說:“如果你是一名俄羅斯能源規劃師,看到未來幾十年全球需求量減少,你可能會進一步開采天然氣,盡可能多地增加產量,不在北極留下任何資產。”
 
  阿拉斯加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困境中的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是唯一一個既不征收所得稅,也不征收銷售稅的州,州預算嚴重依賴石油行業的稅收。阿拉斯加大學安克雷奇分校的Guettabi表示,2014年油價開始下跌時,阿拉斯加進入了史上最漫長的衰退期。在過去6年里,阿拉斯加幾乎耗盡了為應對這樣的石油危機而準備“應急基金”。政府服務被迫削減,阿拉斯加人每年從710億美元永久基金收到的支票也有所減少,這項基金也是石油收入帶來的。
 
  與此同時,石油公司在阿拉斯加的員工數量減少了一半以上,從2015年的15000人減少到2019年的6900人。這發生在疫情之前,4萬多阿拉斯加人失業。自1977年阿拉斯加輸油管開始輸送石油后,這個州經歷了無數次繁榮與衰敗,仍未擺脫對石油的依賴。
 
  Tim Buckley表示,如果阿拉斯加州花費2000萬美元獲得ANWR租約,相當于直接進入石油行業,那將是一次非常糟糕的投資。Buckley是花旗集團前董事,現在在能源經濟與金融分析研究所工作。
 
  Buckley一直在追蹤承諾不再投資北極石油天然氣項目的金融投資公司。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他計算發現,坐擁超過7萬億美元資產、世界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黑石集團在石油和天然氣投資方面,損失了900億美元。11月,黑石集團的首席執行官Larry Fink預測,隨著投資者撤出化石燃料行業,資產重新配置將會出現“重大變革”。
 
  “這是經濟因素,”Buckley說:“埃克森美孚的股價下跌了40%,而整個市場上漲了15%,可再生能源上漲了8%。4月,油價跌破0美元,短短四個月內它們的市值就縮水了一半。而且不僅僅是埃克森,英國石油公司、道達爾公司、雪佛龍石油公司都是這樣。能源市場的利益率大幅蒸發。”
 
  他說,疫情后一些需求會有所回升,但化石燃料的前景不容樂觀,尤其是北極的石油和天然氣。世界最大的保險市場勞合社保險上個月承諾,將在2022年1月停止為北極地區的一切新的能源項目提供保險,到2030年前終止所有此類保險。這些項目籌集資金會更加困難。
 
  “金融市場非常善于評估風險,”Buckley說:“它們在告訴我們,投資化石燃料會賠,會損失一大筆錢。那么,身為理性投資者的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化石燃料行業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