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動汽車的時代終于到來了嗎?

電動汽車的時代終于到來了嗎?
在與汽油動力汽車的競賽中,電動汽車面臨諸多障礙,缺少充電站是其中之一。一般認為,在對抗全球變暖的過程中,快速發展電動汽車是很重要的一步。
攝影:JUSTIN SULLIVAN, GETTY
 
撰文:CRAIG WELCH
 
  美國總統喬·拜登的父親售賣二手車,因此他從小就生活在內燃機的世界里。年輕時的拜登會在周末洗車,從停車場借一輛克萊斯勒,開車去舞會,還會參加汽車拍賣,幫助父親從經銷商那里進貨。拜登總統至今仍保留的父親送給他的結婚禮物:67年產的綠色科爾維特;他告訴《名車志》雜志,這輛車“后橋速比很高”。
 
  但如果這輛車成為白宮的常駐車(這個“如果”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未來回顧拜登的總統任期時,我們也許可以將之視為美國汽油動力汽車和卡車的終結。
 
  拜登提議,全面改革美國的能源系統,以應對氣候變化。他們的目標不僅僅是打造綠色電網,或者讓美國擺脫煤炭和天然氣。交通運輸占美國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四分之一以上,根據道路上車輛數量,如何減少車輛排放尤為棘手。因此,拜登推出了一系列方法,讓美國轉向電動汽車。
 
  從各方面看,電動汽車和混動汽車的受歡迎程度都在上升。然而,雖然這些消息令人振奮,但與問題的規模相比,減少使用燃油汽車顯得微不足道。因為化石燃料的使用,全球氣溫每年都在破紀錄。清潔能源汽車只占美國汽車銷售量的2%,中國5%,歐洲10%,這些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場。
 
電動汽車的時代終于到來了嗎?

  “這種轉變不是必然的,”國際清潔交通委員會的Nic Lutsey說。該委員會是一個獨立研究機構,與世界各國的政策制定者合作。
 
  然而,分析家、環保人士、清潔技術專家和汽車業界的研究人員都認為,只有監管、鼓勵消費和研究支持相結合,才有可能刺激電動汽車行業加速發展。到目前為止,這些專家認為,拜登似乎有意采取正確的措施。
 
  “大壩在崩潰,轉折點即將到來,”Sam Ricketts說。他是華盛頓州州長Jay Inslee競選總統期間,負責撰寫氣候行動計劃的團隊成員之一。Inslee的很多想法后來都被納入了拜登的計劃。“問題是,汽車行業的發展速度有多快,”Ricketts說:“能快到應對氣候危機嗎?”
 
  很大程度上,這取決于華盛頓特區將發生什么,以及拜登和民主黨(入主白宮,并以微弱優勢取得了國會多數席位)能否處理得當。
 
電動汽車的時代終于到來了嗎?
這是1910年至1920年期間,安德森電動汽車公司生產的電動汽車。遠處是雷尼爾山。
攝影:CRESS-DALE PHOTO CO., LIBRARY OF CONGRESS
 
電動汽車的時代終于到來了嗎?
1997年10月14日,豐田汽車公司在日本名古屋推出了新款混合動力汽車普銳斯。
攝影:THE ASAHI SHIMBUN, GETTY IMAGES
 
如此接近,又如此遙遠
 
  電力驅動的汽車自汽車行業誕生之初,就已存在:19世紀最早的一些汽車是由電動機驅動的。但直至20年前,豐田公司開始在全球大規模生產普銳斯混合動力汽車,它們的前景才逐漸明朗。之后不到10年,特斯拉推出了純電動跑車Roadster,并從能源部獲得4.65億美元貸款,開啟純電動汽車的生產。這筆貸款已經還清,目前特斯拉的市值相當于通用汽車的7倍。
 
  今天,這種趨勢令人無法忽視。自2016年以來,北美地區的電動汽車和混合動力汽車的銷量幾乎翻了一番;2018年,首次出現了油價暴跌,銷售量卻增加的現象。去年,因為新冠疫情的緣故,經濟遭到重創,電動汽車或部分電動汽車的購買量相比2019年增長了近5%,相比之下,汽車總銷量下降了15%。
 
  目前,我們有電動悍馬汽車、電動福特野馬汽車和電動哈雷摩托車;北美地區的汽車制造商計劃到2024年,將非汽油動力車型的數量增至三倍,達到203款。
 
  電池和發動機的價格在下降,對于亞馬遜等公司而言,還牽涉到創新和規模經濟,需要更多量產車才能降低成本(亞馬遜計劃在未來幾年里,購買10萬輛電動運輸車輛)。就像現在,太陽能和風能的生產成本已經很低;據估計,在未來5年或更短的時間里,購買一輛不用化石燃料的汽車或卡車,可能和購買傳統汽車的價格不相上下。福特預計,假以時日,即將上市的電動汽車版F150皮卡會比汽油動力版便宜很多。
 
  目前,全世界的電動汽車總計超過700萬輛。僅特斯拉就生產了100多萬輛;寶馬賣出了50萬輛,希望今年這個數字能翻一番。全球最大的汽車制造商大眾也設計了幾十款電動汽車型號。
 
  “電氣化交通是我們的未來,”密歇根州安娜堡汽車研究中心的經濟學家Kristin Dziczek說:“我認為我們已經出發了,正在路上。”這個研究中心得到了汽車制造商的支持。
 
  但我們很容易忽略這條路有遙遠。目前,仍有約15億輛汽油動力的汽車和卡車行駛在路上。全球范圍內,汽油動力的SUV的數量約2億輛,是2010年時的6倍。上周,《華爾街日報》稱,大眾汽車的新款車型在軟件方面遇到了一些問題。全美國的公共快速充電站比阿拉巴馬州的加油站還要少。
 
  大多數人不會購買電動汽車,除非價格和便利性能與現有的替代品相抗衡,“如果沒有公共投資,全世界沒有一個市場能做到這一點”,Dziczek說。
 
  她說,在挪威,因為有減免稅收、免收公路費等各種激勵措施,道路上約半數的車輛都不再使用汽油。
 
  雖然汽車公司并不希望他人干涉公司業務,但大多數專家認為,監管必不可少。
 
  科學家們表示,到本世紀中葉,化石燃料凈排放量必須達到零,才能避免出現最糟糕的氣候變化,中國、日本和歐洲大部分國家已經采取行動,到2035年甚至之前,禁止銷售新的汽油動力車輛。與其他幾個州一樣,全球第五大經濟體加州也在采取行動,計劃到2035年禁止銷售新的非混合動力燃油車。
 
  但特朗普政府挑戰了州政府的權力。2020年,特朗普政府放寬了燃油經濟性標準,導致行業分化,一些汽車公司為了保持競爭力,放棄了清潔能源汽車計劃。
 
  “汽車制造商不會告訴你,他們喜歡和諧世界,”同樣來自密歇根州汽車行業的預報員和研究員Alan Baum說。大多數大型汽車公司都希望生產同一型號的車,在各國銷售,這樣可以平攤全球成本。
 
  更高的燃油效率標準讓各公司有足夠的空間,尋找實現目標的辦法,無論是開發純電動車型,還是混合動力、經濟型車型。每家公司都必須行動起來。
 
電動汽車的時代終于到來了嗎?
2020年10月24日,俯瞰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照片上全都是新生產的汽車。
攝影:COSTFOTO, BARCROFT MEDIA, GETTY
 
具有挑戰的大變化
 
  這就是為什么拜登的計劃采用了Baum所謂的“召集一切力量”的方法。
 
  就在上周,拜登要求政府開始調查是否可以恢復被特朗普削弱的、更嚴格的燃油經濟性標準。同時,他也在關注要求聯邦機構購買電動汽車的采購政策。他提出激勵措施,鼓勵消費者購買清潔能源車輛,愿意提供資金,讓耗油量大的車輛提早退休。拜登希望在全國范圍內,增加50萬個充電站網絡,并將資金投入研究創新。
 
  拜登還打算對汽車產業及其供應商進行全面改革,使美國成為全球汽車制造中心,在電池制造等方面不再依賴中國等國家。“我認為,通過轉向電動汽車,我們可以重新獲得21世紀的市場,”在8月播出的競選廣告中,拜登坐在自己那輛綠色的科爾維特車里說。
 
  但是,雖然拜登自己可以采取行動,但大多數必須經過國會通過。而且關于大多數行動,他還沒有給出詳細的計劃,可能需要幾千億美元的投入。這意味著參議院的民主黨人需要共和黨的投票,否則他們不得不經過復雜的預算程序,才能以超過半數票通過。
 
  分析家表示,這一切都很不容易;但多年來,人們一直在呼吁投資“基礎設施”,再加上應對新冠疫情,需要持續的經濟復蘇計劃,很多地方的支持可能會高于預期。
 
  各州和城市需要想方設法在農村地區和公寓小區推廣充電設施。有一些地方要升級電網,這可能會得到兩黨的支持,因為事關每個人。西弗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Joe Manchin一直在敦促加大對基礎設施的投資,阿拉斯加州的參議員Lisa Murkowski和佛羅里達州的Marco Rubio等共和黨也在做同樣的事情。
 
  “在公用事業和汽車行業里,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他們希望鎖定成功,”Bracken Hendricks說。和Ricketts一樣,他也參與了Inslee的氣候計劃,是“常青行動”(Evergreen Action)的一員。該組織正在敦促立法者采取具體措施,應對氣候變化。“意料之外的盟友可能會達成共識。”
 
  即便如此,想要像拜登承諾的那樣,到2050年將碳排放減至零,我們要在2035年或者更早的時候,迅速淘汰新增的汽油動力汽車和卡車。這意味著政府不得不繼續采取激進的措施。燃油排放標準必須每4到5年就要下調,這能做到嗎?
 
  “這是一條非常非常陡的路,”Dziczek說。電動汽車必須呈指數級增長。“我認為,要讓大公司致力于所有車型電氣化,但在奇跡發生前,他們不會放棄內燃機。”
 
  只有聯邦政府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國做到過:20世紀三四十年代,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帶領美國走出大蕭條,經歷了二戰。“10年內,富蘭克林·羅斯福讓美國從農業國家一躍成為世界領先的工業大國,”Hendricks說。美國的基礎設施隨之迅速轉變,這并不意味著一定會再次發生,但存在這種可能性。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