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三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終結垃圾

節用能源、將廢品當做生產材料無限循環利用的理想經濟模式有望獲得廣泛實現嗎?

pic
這座位于丹麥首都的焚燒廠建筑人稱“哥本山”,采用最新科技,將每年48.5萬噸垃圾轉化為能源,為3萬個家庭供電、7.2萬戶供暖。工廠還具有娛樂景點的雙重功能,配備全年滑雪場、林蔭夾道的登山及跑步路線以及全球最高的85米攀巖墻。

pic從12世紀就開始生產羊毛衣料的意大利城市普拉托,約有3500家工廠雇傭4萬名工人處理廢棄紡織品。

  在阿姆斯特丹,一位受訪者向我揭示了生活背后的潮流暗涌——供養77億人口的原材料和產品的洪流,造成兼具建設奇跡與慘烈破壞的效果。這可以說是我們共享的新陳代謝。在清爽的秋季早晨,我坐在東部公園一座雄壯的古老磚塊建筑里。這座宮殿擁有弧形走廊、宏偉的階梯和閑置的塔樓。一個世紀前,當荷蘭人從印度尼西亞的殖民地攫取咖啡、原油和橡膠時,它為開展殖民地研究而建。現在,這里成了各種公益組織之家。馬克·德威特供職的那家叫做“環形經濟”,歸屬于一場欣欣向榮的全球運動,致力于改革我們在過去兩個世紀間幾乎一切建設方式——從蒸汽機的崛起算起,“要是你需要一個具體起點的話。”德威特說。
 
  39歲的德威特為人和藹,戴著眼鏡,有點不拘小節,化學家出身。他打開一本小冊子,鋪陳圖表,稱之為“全球經濟透視圖”。相比于循環運轉的自然生態系統——土地生長植物、植物喂養動物、畜糞給土地施肥——工業經濟軌道主要是線性的。在圖表上,四種原材料由寬幅彩帶表示:礦物、金屬、化石燃料和生物量,從左端鋪向右端,在化為產品滿足人類七大需求的過程中分叉、交織。沙子流入六大洲的混凝土大廈之林;金屬礦石化為輪船、汽車,還有聯合收割機——在一年里我們僅為吃飯就收割了201億噸生物量;化石燃料驅動交通工具,為我們保暖,還被制成塑料,應用無限。2015年輸入經濟的資源總量是928億噸。
 
  聽到這里感覺還不錯, 甚至不由得贊嘆——如果你傾向于為人類的努力和創造性折服的話。但在我們滿足自己需求后發生的事情才是癥結所在,甚至可以說是一切環境問題之母:德威特指向圖表右端的灰蒙蒙的色塊——廢棄物。
 
  他解說道,2015年,我們從地球搜刮的物資約有三分之二從指縫間流走 。超過610億噸來之不易的物資遺失了,大部分四散無蹤,不可挽回。塑料垃圾漂入江河海洋,農田肥料滲出的氮和磷也緊隨其后。在亞馬遜被毀林造田用于耕種的同時,食品總量的三分之一白白腐爛。任舉一個環境問題,其成因多半與廢物有關。這也包括氣候變化——由我們燃燒化石燃料、將二氧化碳廢氣排向空中造成。
 
  也許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在那個早晨,隨著德威特逐步解說數據,我感覺好像醍醐灌頂。那張靠不住的圖表及其改天換地的構想卻體現出一種前后貫通、振奮人心的明朗。的確,它說我們面對的危機千頭萬緒,勢不可擋。的確,其威脅是全球規模的。但歸根到底,要在這個地球上存續,我們就必須做到一件事:停止浪費那么多資源。德威特指向一個在圖表下部從右邊巡回左邊的細箭頭,它代表的是我們通過回收、堆肥等方式得以存留的物質。只有84億噸,占總量的9%。
 
  德威特及同事在2018年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作報告時,將這一現狀稱為“閉環差距”,它在人類歷史中屬于較新的現象,始于18世紀開始的化石燃料工業應用。在那之前,大部分生產都依靠人力或畜力。種植、生產、運輸都需要付出艱苦的勞動,令它們價值更高。有限的體力約束了我們對地球造成的沖擊。但這也讓大多數人非常貧困。
 
  經過地質時間和壓力的凝縮、富集于煤層和油田中的廉價化石能源改變了這一切:從世界各地提取原材料、運到工廠、輸出產品都變得更加容易。化石燃料使人類事業的可能性暴增,搜刮資源的過程也愈演愈烈。在過去半個世紀中,全世界人口增長了一倍多,而在經濟系統中流通的物資量增長了兩倍有余。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3月號 )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