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三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是文化,還是虐待?

日本獼猴作為演員和文化符號已有悠久的歷史。但在當今的日本,猴子表演正在引發越來越多的關注。

是文化,還是虐待?pic
宇都宮草舍居酒屋的老顧客用完餐后,店主的寵物猴爬上酒館后部一個臨時搭建的舞臺,順從地戴上一組紙制面具。

是文化,還是虐待?pic每天,“戰豆的猴戲”公司的訓練師都會帶穿著尿布的猴子在川崎的街道上散步。在猴子表演的訓練中,第一步是教幼猴坐在小凳子上,之后它們會逐步學習踩高蹺和跨欄。
 

  這些猴子們穿著球衣。在一場模擬的日本隊對巴西隊的比賽中,六只日本獼猴被皮帶拴著,兩腿直立,順從地在草地上把球踢來踢去,它們的訓練師和一群觀眾為它們加油鼓勁。穿藍色球衣的猴子(代表日本隊)外表顯得更健壯些,肥壯的尾巴從褲子上的洞里伸出來,但身穿黃色球衣的巴西隊速度很快——特別是當10號球員停止舔手的時候。突然,10號得球,起腳,得分。贏啦!日本隊鞠躬致意,人群中爆發出一陣笑聲。
 
  這只不過是在日本日光猿軍團室內競技場內舉辦的主要活動的熱身運動之一,日光猿團位于日光市121號公路旁。我在園中閑逛看到一只穿著尿布和一身橙色休閑裝的獼猴,在一場空氣曲棍球比賽中擊敗了一名五歲的游客。每當球過來時,猴子就把它擊回對手的球門。另一只猴子在散發寫著運勢的傳單。在室外的主舞臺上,一只穿著和服的雄猴做出表現雄性氣概的姿勢,然后縱身跳過了高高的橫桿。
 
  該在競技場里排好隊了,一個名叫鈴木由梨亞的女人和她忠實的猴子伙伴“阿陸”奉上了他們的拿手好戲——模仿日本一個頗受歡迎的警察節目和一個馬戲表演。鈴木警官假裝派
“阿陸”隊長前往一個犯罪現場,“阿陸”迅速閃到幕布后面,回來時頭上插著一把屠刀——一件橡膠制成的道具。在壓軸的馬戲表演中,“阿陸”身穿藍波點褲和粉緞子背心,從樓梯間的縫隙跳了過去,在一根高桿上單手倒立。
 
  日光猿軍團中的表演植根于日本傳統文化。這些表演從一種叫做“猴子表演”的娛樂形式演變而來,基于這樣一種信念:猴子是馬的保護者,也是神與人之間的媒介,能驅邪避祟,招福納祥。同歌舞伎表演一樣,早在1000年前,公共劇場中就有猴子表演了。但在現代化的日本,這種精神層面的意義已不復存在。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3月號 )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