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三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女性先驅

這些女性為新一代的國家地理探險家們鋪平了道路。

pic20世紀30年代最大膽的載人深海探險試驗是在名為深海探測球的鋼制新奇裝置中完成的。完成這一系列破紀錄的海洋生物研究探險活動的成員,包括喬斯林·克蘭·格里芬、埃爾斯·鮑斯泰爾曼和格洛里亞·霍利斯特·阿納布爾。JOHN TEE-VAN

pic威廉·畢比在海面下1000米的位置通過電話向格洛里亞·霍利斯特·阿納布爾(上圖最右者,百慕大深海探測球總部)描述所看到的景象。在船上,喬斯林·克蘭·格里芬(中間者)協助識別海洋生物。隨后,埃爾斯·鮑斯泰爾曼(最靠近門邊者)把這些生
物畫成富有戲劇性的畫作。JOHN TEE-VAN

  “確保你是第一個現身地點的女性。”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升級,一位編輯向初出茅廬的攝影師迪基·夏佩爾建議說。夏佩爾采納了這個建議,在1945年沖繩島戰役中,公然藐視禁止女性記者進入戰區的禁令,跟隨一支海軍部隊悄悄登陸。她為此暫時失去了軍事報道的資格,但隨后繼續作為一名無畏的戰地記者獲得美譽。
 
  自1888年《國家地理》雜志創刊以來,女性在科學和探索領域取得諸多成就,卻往往只獲得了短暫的認可。她們繪制出了海底地貌,征服了最高的山峰,發掘出古老的文明,創造了深海潛水的紀錄,駕駛飛機環游世界。
 
  “沒有任何理由能說明女人為什么不能涉足男人涉足的地方,她們可以走得更遠。” 1920年,探險家哈里特·查爾默斯·亞當斯如是說。“要是一個女人喜歡旅行,對新奇、神秘和古老的事物心存熱愛,就沒什么能讓她困在家里。”
 
  然而在雜志里,女性常常扮演著陪襯的角色,被她們聲名顯赫的丈夫掩蓋了光芒。在馬修·斯特靈署名的十余篇文章中,詳細講述了他在中美洲考古的發現,而負責運作這些探險活動的妻子瑪麗安,只發表過一篇署名文章:如何在野外操持家事。“該死,該死,該死!”1933年,懊惱的安妮·默洛·林德伯格在日記中寫道,日記記述了她和著名飛行員丈夫查爾斯的生活。她是美國第一位獲得滑翔機飛行員執照的女性,并憑借其航行技術獲得嘉獎。“我受夠了當‘侍奉主子的仆人。’”
 
  另一些女性則被同時代的人忽視了。至少有一位發現使用男性名字在《國家地理》雜志發表文章更容易。即便是當時世界知名的女性,也要為獲得平等的報酬奮力爭取。
 
  國家地理檔案館的數百萬照片和文件揭示出這些女性開拓者的故事。我們在此致以敬意。

檔案研究:薩拉·曼科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3月號 )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