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九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朱鹮從秦嶺起飛

1981年7只到2020年5000余只,曾經幾近滅絕的朱鹮,經過無數人近40年的保護探索,終于由極危變成了瀕危。

朱鹮從秦嶺起飛pic兩只朱鹮在嬉戲。朱鹮不僅是終生配偶, 而且是“夫妻”間十分親昵的鳥。

朱鹮從秦嶺起飛pic陜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和阿拉善SEE西北項目中心的負責人,在田邊將6只被救助的野生朱鹮進行放飛。2020年年初到7月20日,保護區已經組織了11次救助放歸活動,共放歸朱鹮51只,今年已經累計救助朱鹮158只,對病傷朱鹮的救助范圍覆蓋了漢中市全境,甚至安康市的漢陰、石泉等地發現的病傷朱鹮,也送到朱鹮保護區救助。

 
  早晨6點多,太陽還被村后的高山遮擋著,趁著涼快,一群婦女正將水田里密實的秧苗拔起,扎成小捆,白闖成走過去,把一捆一捆稻秧扔向上層梯田,之后他們要將這些秧苗插到最后的幾塊水田,這樣華陽街村這一片100多畝的稻田,就完成了今年的插秧。
 
  白闖成是華陽街村民小組長,他管理的這100畝稻田,是公益組織阿拉善SEE生態協會西北項目中心資助的“鹮田一分”項目,該項目種植有機水稻,并在每畝稻田邊緣留出一分田常年蓄水,作為朱鹮覓食區,定期投放泥鰍、魚、蝦等,以確保朱鹮有充足的食物來源。該項目將有機水稻種植與朱鹮保護結合,希望實現朱鹮覓食地修復、農民增收、人鳥和諧共生的共贏目標。2020年已經是項目執行的第三年。
 
  就在白闖成不遠處的水田里,幾只朱鹮邊走邊覓食,有時離人也就十來米。白闖成說:“朱鹮不怕人,我們翻地時就跟在后面找泥鰍吃。”50多歲的白闖成小時候華陽一帶并沒有朱鹮,他記得姚家溝發現朱鹮的第二年華陽這邊就有了,華陽鎮的第一窩朱鹮就在華陽街村。目前華陽鎮周圍有18個朱鹮巢,華陽街村這一片100畝的稻田,最多時有28只朱鹮覓食。
 
  鹮是非常古老的鳥類,從油頁巖中發現的鹮類化石表明,距今6000萬年前的始新世,就有以淺水中小魚和軟體動物為食的鹮類。朱鹮又稱朱鷺、紅鶴,俗稱紅鹮,是鸛形目鹮科朱鹮屬大型鳥類,曾廣泛分布在亞洲東部中國、蘇聯、朝鮮、日本的廣大區域。從20世紀中葉開始,由于人類對環境破壞、大量使用農藥和化肥以及其他未知原因,朱鹮數量急劇減少,近于絕滅。1960年“國際鳥類保護聯盟”(ICBP)第12屆會議上,朱鹮被列為“國際保護鳥”,但這并未使朱鹮擺脫瀕危境地——蘇聯1986年在基耶夫卡河口觀察到最后一只朱鹮;朝鮮最后一只朱鹮的記錄是1979年在板門店;日本1934年還有朱鹮100 多只,1979年只剩下8只,2003年10月37歲的日本朱鹮“阿金”死去——全世界僅剩中國種的朱鹮了。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9月號 )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