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十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用想象重構恐龍宇宙

是時候重新認識恐龍了。利用新科技和最近出土的大量化石,古生物學家們正在改變我們對這種古代生物的了解。

用想象重構恐龍宇宙pic二十多年來,大量冷凍的動物尸體通過了歐布倫尼斯紀念醫院的CT掃描儀,包括這只暹羅鱷。附近俄亥俄大學的古生物學家勞倫斯·威特默通過掃描現代動物來復原和解讀滅絕恐龍的內部解剖結構。

用想象重構恐龍宇宙pic尼扎爾·易卜拉欣(中)和古生物學家西蒙尼·馬加努科(左)、克里斯蒂亞諾·達爾薩索擠在摩洛哥哈桑二世大學的一間實驗室里,注視著新發現的棘龍骨骼。“對我來說,研究動物化石是一種創造。”達爾薩索說,“就好像讓一只動物從碎片中復活。”

 

  寒冷的一月下午,蘇珊娜·梅德門特站在倫敦的一座湖邊,盯著一群恐龍。
 
  梅德門特是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策展人,和我一起來游覽水晶宮公園,1854年這里舉辦了世界上首次公開的恐龍展覽。這些恐龍雕塑一經亮相便引起巨大轟動,從此點燃了我們對恐龍長盛不衰的狂熱興趣。
 
  非營利組織“水晶宮恐龍之友”的受托人埃莉諾·米歇爾和薩拉·杰恩·斯勞特帶我們穿過金屬大門到達湖邊,我們在這里穿上防水靴褲,趟水渡湖。我的第一步沒踏好,跌落在水里,手腳并用才爬到了島上,像個落湯雞似的帶著一身水藻味。“歡迎來到恐龍島!”斯勞特高聲宣布,笑得嘴都咧到了耳朵邊。
 
  那些雕塑藏身在蕨類植物和松軟的苔蘚叢之間,看上去威風凜凜。兩只禽龍——白堊紀的食草動物——像巨大的鬣蜥一樣在鼻口部有凸起,今日的科學家知道那些凸起原本是它們拇指上的尖刺,當年的工匠張冠李戴了。人們很容易對這些雕塑不屑一顧,但梅德門特卻看到了水晶宮恐龍的真諦:它們代表著那時的科學前沿,是通過比對當時存活的動物和能找到的極少數化石,再加上想象創造出來的。
 
  當代科學家仍然在用這種技術來復原這些奇妙的野獸,填補被歲月侵蝕的化石上缺少的軟組織。骨骼無法保存古老面孔上有關面頰的證據,梅德門特在兩尊雕塑之間停步時說道,“但我們把面頰修復在那樣的位置是因為它講得通——現在的動物都有面頰。”公園的雕塑家運用了同樣的方式,她說。“根據他們掌握的信息造出這樣的恐龍是完全合理的。”
 
  近兩個世紀以來,科學家們對恐龍的理解已遠超水晶宮公園建造者的想象。現在我們的理解正經歷著另一場革命——一場被大量新化石和創新性研究技術所推動的革命。
 
  最近這幾年,科學家平均每年能發現大約50個新恐龍物種,這是幾十年前難以想象的速度。更新后的恐龍家族陣容,從長著蝙蝠翼的小型飛翔恐龍,到作為地球古往今來最大型陸地動物的長頸食草恐龍,種類多樣。醫學掃描儀、粒子加速器和化學分析正幫助研究者從根本上將巖石和骨骼區分開,并看到化石最微小的隱秘特征。從蛋和羽毛的顏色到大腦的形狀,我們的恐龍百科全書現在包含了它們出生、成長和生活的前所未有的細節。
 
  有了這些工具,今天的科學家不僅徹底改變了我們對恐龍的流行文化觀念,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正讓這些非凡的生物復活。談到恐龍的發現,“我真心認為現在就是黃金時代。”英國愛丁堡大學的古生物學家史蒂夫·布魯薩特說。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10月號 )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