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十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拯救美洲角雕

科學家、撿巴西栗的鄉民、土地所有者、旅游承辦商聯合起來,致力于保育一種珍貴的頂級大雕。

拯救美洲角雕pic一只雌角雕在巴西亞馬孫雨林的巢中守護它的幼鳥。雌雕的體型比雄性大,體重可長到約11千克,爪子常比棕熊的掌還大。19世紀以來,它們在中美、南美各地的分布范圍縮減了不止40%。

拯救美洲角雕pic角雕主要在亞馬孫雨林出沒,而那里的人們伐樹開辟牧場,正在蠶食它們的棲息地。致力于保育者希望用這樣的觀鳥高塔吸引游客來看雕巢,如果牧場主能從旅游業賺到足夠的錢,就可以限制毀林的規模。
 

  這本該是條捷徑來著。可此刻,我眼看自己泡在齊腰深的咖啡色渾水中,深一腳淺一腳踩著河底的朽木,躲著爬滿螞蟻的荊棘,掙破重重蛛網的黏糊挽留——只為追溯巴西生物學家埃弗頓·米蘭達指明的小徑。一架很貴的相機已經掛了:野外助理埃德森·奧利韋拉臉朝下栽進了吸飽水的泥坑;攝影師卡里寧·艾格納前臂被胡蜂叮過一口的地方已經鼓起腫包,膚色和個頭都像顆大番茄。
 
  但即便有人萌生退意,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我們的使命太重要了。這次來是為了尋找一個可遇難求的美洲角雕巢穴,只從傳言中知道它在進入這片亞馬孫雨林一兩千米的地方,而我們所在的這個馬托格羅索州比美國頂級大州德克薩斯還要大不少。
 
  它們擁有黑白色系的流線型身軀、銳利的雙目和形似發辮的面部羽毛,是世上少有的頂級大雕——經常位列全球最壯觀鳥類榜單之中,也是許多觀鳥人私心榜單的首位。它們的利爪能直接從樹上把一只成年樹懶拖飛,其闊大可超過棕熊之掌,雌雕的體重能長到11千克左右。“它們看起來就像哪本奇幻小說里的動物。”米蘭達說。
 
  作為食物鏈頂端的捕食者,角雕擔當著關鍵的生態角色,把被捕食種群的數量抑制在合理水平。理查德·沃森說:“如果能成功保育角雕,就差不多等于成功保育了它們所在生態系統的全部生物多樣性。”他是非營利保育組織“隼基金”總裁,在巴拿馬有一個角雕項目。
 
  誰也不知野外還保留著多少角雕,但科學家確定它們正在減少。米蘭達說,這種強大的猛禽一度從墨西哥南部覆蓋到阿根廷北部,但19世紀以來,其分布范圍縮減了40%,現在主要局限在亞馬孫地區。緣于農墾、礦業和土地開發的毀林行為是對角雕生存的主要威脅,目前還沒有放緩的跡象。米蘭達推算,2020年初巴西境內的亞馬孫叢林平均每小時被人鏟平55公頃。
 
  米蘭達是一名從綜合格斗選手半路轉型的科學家,如今奮戰在巴西角雕的救助前線。他說,如果不施以有效保育,他確信這種猛禽會很快從其巴西大本營的大片區域中消失。該區域正處在所謂“毀林弧”上——面積約等于西班牙的一條支離破碎的地帶,像歪咧的嘴巴一樣包圍著亞馬孫東南部。他相信棲息地瘋狂喪失的現狀可以被遏制,只要讓巴西人明白豎立的林木比砍倒的更有利可圖就好。基于這個理念,他最近參與發起生態旅游項目,給了持有林區產權的人一些保護角雕及棲息地的動力。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10月號 )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