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0年第十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九龍峰之變

從林場到保護區、從只顧經濟發展到保護與發展并重、從政府管理到民間機構參與,九龍峰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九龍峰之變pic
九龍峰自然保護區位于黃山主峰西側,在黃山-懷玉山脈保護優先區內。東連黃山景區,南接世界遺產地宏村,西臨青徽古道上的古鎮郭村,北向天下翡翠太平湖。

九龍峰之變pic一大早焦宗奎就來到蝦稻田邊捕撈小龍蝦,他和妻子陳貞從南京學到蝦稻田模式,水田里養殖小龍蝦,龍蝦成熟之后種植無公害水稻,這樣的循環提高了水田的收入。

 

  初夏的皖南山區雨水多。陣陣綿雨中,蔥郁的山林罩上白霧,襯著白墻黑瓦的徽派村落,顯得格外安靜。
 
  陳貞和丈夫正從蝦稻田里收起昨晚下的蝦籠,選出了好幾箱大個的小龍蝦,用于今天的銷售;70多歲的戴夢庭醫生正和老伴一起收拾剛采的野筍。村里的年輕人幾乎都在外打工,老人們則依然靠山吃山……
 
  這里是黃山區焦村鎮上嶺村,村子西側是九龍峰自然保護區,位于黃山山脈主峰西南,東側是洋湖自然保護地。
 
  戴醫生一輩子都生活在這片山林腳下,在他記憶里,小時候九龍峰是黑森森的,不像現在這般亮堂。山里有數不清的動物,河里有密密麻麻的魚和蛙。夏天,層層疊疊的大樹擋住烈日,那是村里孩子們最愛的游樂場,“我們小時候到河里抓石雞(黃山當地的一種蛙)、抓魚,就帶一包石灰粉,隨隨便便就能抓一簍子!”石灰粉灑進溪水里,看不見的動物們四處躥,像開了鍋的水一般。“一抓一個準,都吃不完。”戴醫生說,后來山林越來越亮,動物越來越少了。
 
  那是1960年代的事情,那時的九龍峰并不叫保護區,大家也沒有什么保護的概念,靠山吃山是村里人生活的習慣。
 
  隨后,1970年代,砍伐森林是發展經濟的重要手段,山和山里的一切都是可以利用的資源。轟隆隆的伐木、水電、木材加工設備一股腦進到山里,賢村采育場成立了。“那會生活條件也差,大家沒東西吃,就山上打獵。”那時戴醫生剛20出頭,也是村子里一把打獵好手,他還記得上山打獵偶遇云豹的驚奇遭遇,“當時以為是樹上的胡蜂窩,忽然,胡峰窩動了,躥下來一只云豹。”
 
  掠奪性的開發行為一直持續到1990年代國家全面禁止采伐天然林。此時,部分原始林已經變成了人工種植的杉木林。隨著自然保護的呼聲越來越響,天然林保護工程在全國鋪開,“采育場”成為一個逐步淡出歷史的概念,取而代之的是為搶救而設置的保護區。2001年4月,賢村采育場被批準成為九龍峰自然保護區,保護云豹、黑麂、白頸長尾雉、南方紅豆杉、銀杏等珍稀動植物及其棲息地。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0年10月號 )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