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搜索

2021年第二期

關閉

親,沒有更多了

藏毯

藏毯賦予匠人高度的靈活性,因而具有更為獨特的個性和濃烈的生活氣息。

藏毯pic藏毯廠女工修剪毛毯使其平整。

藏毯pic學徒在師傅的指導下為紗線染色。

  藏族編織工藝的源頭或許可追溯至距今四五千年前的西藏昌都卡若文化新石器時期。卡若文化遺址出土了大量骨角錐、骨針,磨制精細、針尖鋒利,為縫制衣物提供了生產工具,說明當時先民已經有了用獸皮或用毛編織物縫制的衣服;出土的陶紡輪、線墜等,證明了早在四五千年前,西藏地區已經開始了早期的毛紡織生產活動。
 
  三千五百年前,甘、青、藏地區有許多羌人部落活動,他們編織的毛布,薄者作衣蔽體,厚者作席、被以御寒。20世紀六十年代,科研人員在柴達木盆地的塔里哈里遺址發掘出大量毛織物,其中有一塊編織地毯殘片。盡管歷經三千年,織物上的顏色依然清晰,仍可見其本來面貌。公元前221-前100年,西北較為太平,羌人繁衍壯大至150個部落,發羌、唐旄等分布于西藏地區,其中的發羌成為今天藏族的先民。這個時期,他們的畜牧業、毛紡織業發展很快,紡織技術的提高促使很多富有裝飾性的毛織物出現。
 
  吐蕃時期,文成公主帶領大隊人馬、儀仗、工匠和日用品等物,一路風塵進入藏區,與松贊干布成婚。唐蕃聯姻使得藏地毛紡織品種類增多,出現了色彩絢麗的多種毛、棉織品,如毛毯、藏被、棉袍金帳等。那段時期,藏地十分重視學習和引進其他國家地區先進的工藝技術,紡織工藝就借鑒了許多國家地區的編織工藝技術,極大促進了本土編織工藝技術的發展。藏被開始在西藏地區逐漸盛行,織造藏毯所采用的拉桿結扣法是由藏被的織作工藝演進而來,成為藏毯所獨有的工藝,并延用至今。藏被質地平整柔軟、厚重美觀,并有多種規格和花色品種,紋樣、造型的審美追求更加突出,形式種類多樣。


( 預知完整故事,請點擊購買《華夏地理》2021年2月號 )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