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原住民出現首例新冠患者死亡案例

亞馬遜原住民出現首例新冠患者死亡案例
在巴西最西端的亞馬遜地區,蜿蜒的伊塔瓜伊河一直流入查瓦利山谷原住民領地——在這片廣袤的保護區里,生活著全世界最與世隔絕的原始原住民部落。衛生專家和民權人士擔心,如果接觸到新冠病毒,整個原住民群體恐將面臨滅絕。他們呼吁政府采取緊急行動,保護領地邊界,那些極易受到傷害的部落世代居住在那里,一直處在與外界的隔離中。
攝影:NICOLAS REYNAR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撰文:SCOTT WALLACE
 
  巴西官員和民權人士對即將發生的公共衛生災難發出警告。有報道稱,在亞馬遜地區,非常脆弱的原住民中出現了首例新冠病毒致死病例。
 
  4月9日,巴西北部羅賴馬州的醫務人員報告稱,一位亞諾瑪米族少年死于新冠病毒;更糟糕的是,三周前,這位少年即出現癥狀,可能把病毒傳播給了很多朋友和鄰居。他在一個有不少非法淘金者的地方來回奔走,我們不知道他在哪里、從什么人身上感染了這種病毒。
 
  這是巴西境內第二起原住民死亡病例。當前,各部落確診總人數為7人,分布在三個亞馬遜州。其中包括4名科卡馬族人,他們在西部的亞馬遜州被一位原住民醫務人員感染,后者最近剛從巴西南部的一個會議回來,且沒有遵守自我隔離的規定。
 
亞馬遜原住民出現首例新冠患者死亡案例
墨西哈特特馬村位于羅賴馬州亞諾瑪米族原住民領地的中心,生活在這里的原住民努一直在力避免與外界接觸,甚至是亞諾馬米族的其他族群。但在距離村莊步行2天的地方,有非法開采金礦的現象。原住民首領將亞諾瑪米族的首例新冠病毒死亡案例歸咎于非法淘金者,他們擔心墨西哈特特馬村這樣的村莊可能會遭遇滅頂之災,除非這些淘金者被驅逐出去。
攝影:GUILHERME GNIPPER TREVISAN/HUTUKARA
 
  在亞馬遜中北部的帕拉州,調查人員要求進行尸檢,結果證實一名87歲的博拉里族女子死于新冠病毒。3月下旬,大批哀悼者出席了她的葬禮,當時完全不知道她攜帶致命的新冠病毒,而且可能傳染他人。考慮到數百人參加了葬禮儀式,人們擔心未來會出現更多病例,導致當地脆弱的醫療系統不堪重負。
 
  “由于亞馬遜地區各州之間人員流動頻繁,再加上缺乏公共政策……新冠病毒仿佛有一片沃土,在亞馬遜地區的居民中迅速傳播,這將在短期和中期內帶來一場災難,”Roque Paloschi說。他是隆多尼亞州波多韋柳的大主教,也是天主教人權組織本土傳教士協會的主席。
 
  4月8日,巴西聯邦公共事務部,即聯邦檢察官辦公室發出警告,指控責巴西原住民事務機構FUNAI在保護當地原住民應對新冠感染方面,幾乎沒有采取任何行動,存在“種族滅絕風險”。聯邦公共事務部再次呼吁立即撤掉Ricardo Lopes Dias;2月,這位福音派傳教士被任命為FUNAI與世隔絕暨近期接觸的印第安人部門(Department of Isolated and Recently Contacted Indians)的負責人。
 
  Dias是新部落使命團的資深牧師,這個組織奉行原教旨主義,1942年在洛杉磯成立,目的是向南美洲那些與世隔絕的部落傳道。他就任這個敏感職務,引發了一些擔憂:人們擔心他會讓這個部門偏離原本的戰略作用,即保護這些部落不被外部世界傷害。
 
  經過幾十年的辛苦工作,FUNAI的現場探員已證實,在巴西亞馬遜地區生活著28個,甚至可能超過80個,極度與世隔絕的社群。自1987年以來,聯邦政策一直禁止外人進入已知有這樣群體存在的地區,主要是為了保護這些部落不被傳染病感染,畢竟他們對這些疾病只有很少甚至沒有防御能力。
 
  批評人士擔心,Dias對傳教士和追逐利益的團體視而不見。這些人侵入部落的領地,導致原住民被感染,而且還會奪取他們的土地,破壞他們的傳統。
 
  Dias否認了這些指控,他堅持認為,部門下設的21個崗哨仍在運行,控制著去往與世隔絕的原住民領地的通道。
 
  “FUNAI承諾,與世隔絕暨近期接觸的印第安人部門依舊會保護原住民,”他在給《國家地理》的一封郵件中寫道:“我們正在遵循衛生主管部門的指導方針,采取措施,盡我們所能應對全球公共衛生危機。”
 
亞馬遜原住民出現首例新冠患者死亡案例
卡雅布族生活在亞馬遜地區中部欣古河流域,面對現代世界的影響,他們奮力保護自己的文化傳統。最近幾天,卡雅布族的首領與淘金者談判,希望他們在新冠危機期間撤離領地。在其他地方,卡雅布族警戒巡邏隊砍倒樹木,封住通往保護區的路。
攝影:FELIPE FITTIPALDI
 
  亞諾馬米族少年感染新冠病毒事件觸動了部落首領和活動人士痛處。在委內瑞拉邊界崎嶇的山林里,約22000名亞諾馬米人生活在偏遠地帶。很多村莊與外界很少甚至沒有聯系,但他們廣闊的保護區卻遭到成千上萬淘金者的非法進入,這對部落造成了極大的威脅。最近幾周亞諾馬米族首領一直在懇請官員驅逐這些淘金者。被感染的年輕人來自河邊,那里遍布采礦營地。
 
  3月19日,在一封遞交給聯邦衛生和原住民事務官員的公開信中,胡卡拉亞諾瑪米協會警告說:“你們應當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避免大流行病沿著非原住民入侵者開辟的道路,侵入我們的家園。”
 
  活動人士尤其關注墨西哈特特馬村定居點的命運,生活在這里的幾十個居民一直避免與外界接觸,甚至是亞諾馬米族的其他族群。幾年前,淘金者在距離村莊僅29公里的地方發現了黃金,甚至在出現新冠病毒威脅之前,亞諾馬米族的首領就在擔心,族群可能因為淘金者帶來的傳染病面臨滅絕的危險。
 
  衛星圖像顯示,冠狀病毒爆發似乎并沒有阻止亞諾馬米族領地內的采礦作業,但Dias表示,他的部門將很快再開設兩個崗哨,控制礦工涌入。即便如此,Jair Bolsonaro政府仍在推動亞馬遜地區原住民領地內采礦合法化。
 
“唯一的應急計劃”
 
  專家表示,與以往相比,現在將偏遠的原住民社區與外界隔離開是保護他們的最佳方式。“在我看來,保證這些部落的生存的唯一應急計劃是,把入侵者驅逐出去,并保護所有與外界隔離的土地,”圣保羅聯邦大學的原住民衛生保健專家Douglas Rodrigues說。過去40年里,他一直在亞馬遜原住民社區工作。“這是巴西政府的責任。”他說。
 
  Rodrigues指出,一旦病毒進入群居的傳統原住民村莊,控制其傳播幾乎不可能。“大家庭都住在一起,人很多,而且物品和食物都是共享的。”
 
  由于缺乏強有力的政府行動,一些部落已經自發阻止大流行病的蔓延。在亞馬遜中部欣古河流域,卡雅布族與淘金者達成協議,后者將停止作業,并撤出卡雅布族的領地。在帕拉州的塔帕若斯河沿岸,穆杜魯庫族張貼布告,禁止游客未經允許,擅自闖入。警衛巡邏也在加強對羅賴馬州亞Raposa do Sol原住民領地的保護,同時巡邏隊成員彼此之間也保持一定距離。
 
  但其他地方的報道顯示,非法淘金者、伐木工和土地掠奪者可能利用這次公共衛生危機為掩飾,加緊入侵原住民領地。最近幾天,在隆多尼亞州卡里普納部落所在的森林里,回蕩著鏈鋸的咆哮聲和機器的轟鳴聲。卡里普納族原住民協會表示,部落成員只能無助地站在遠處,看著外來者厚顏無恥地在他們的領地里清理林地。
 
  3月31日,瓜雅雅拉部落的一位首領Zezico Rodrigues被射殺,死亡地點位于馬拉尼昂州亞拉里博亞原住民領地,就在他自己的村莊之外。調查人員還沒有找到嫌疑人,但瓜雅雅拉族一直深陷與非法伐木者的斗爭中,從去年11月至今,已有5名部落成員死亡。
 
  也許Bolsonaro的支持者在這場公共衛生危機中看到了一絲機會:或許可以借助這場意外,推開與世隔絕的部落,并攫取他們的資源。
 
  “鑒于政府未能及時對原住民實施保護,我認為有這種可能性,”Sydney Possuelo說。他是FUNAI資深首席建筑師,已退休,參與過將外來者與原始部落隔離的政策。巴西的這項長期政策目前仍在進行中,而Bolsanaro曾公開表示要將原住民部落融入國家社會,并利用他們土地上的財富。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