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4300年前的石峁古城頂部宛若一座70多米高的階梯金字塔,它或許會顛覆我們對中國早期歷史的傳統認知。
圖源:BEN SHERLOCK, 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BROOK LARMER

  石頭不會輕易吐露秘密。幾十年來,在中國塵土飛揚的黃土高原,村民們一直認為,家附近破碎的石墻是長城的一部分。這種說法倒也合情合理:殘存的古城墻蜿蜒穿過黃河“幾”字彎的干旱地區。

  但有一個細節卻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當地人和后來的劫掠者發現了玉石碎片,有一些被做成了圓盤、刀片和權杖。這里地處陜西省最北端,當地并不出產玉石,最近的玉石產地遠在1600多公里之外,而且這也并非長城的特色。這片貧瘠的地區靠近毛烏素沙漠,為什么會出現大量玉器呢?

  幾年前,一群中國考古學家前來調查,挖掘出一些讓人驚奇又困惑的東西。這些石頭不是長城的一部分,而屬于一座宏偉的堡壘。挖掘工作仍在進行中,現已發現超過9.6公里的防護墻,圍繞著一座70米高的“金字塔”,還有一間內室,里面有彩色壁畫和玉器,還有恐怖的活人獻祭的證據。

  今年早些時候,由于新冠疫情,挖掘工作暫停;在此之前,考古學家發現了70個令人嘆為觀止的石刻浮雕:蛇、怪物和半人半獸,它們與中國青銅時代晚期的造像較為相似。

  更令人驚訝的是,碳年代測定發現,石峁古城的一些地方可以追溯到4300年前,比長城最古老的部分還要早近2000年;500年后,中華文明才在向南幾百公里的中原地區扎根發展。

  從公元前2300年到公元前1800年,在這片看似偏遠的地區,石峁古城繁榮了近500年。然而突然之間,這座古城被神秘地遺棄了。

  與中國考古學相關的古代文獻中,沒有提到過在所謂“中華文明的搖籃”遙遠的北方有一座古城,更不用說其規模、復雜程度、與外界文化的密切交流情況。石峁古城是中國目前已知最大的新石器時代定居點,面積4平方公里,比紐約市的中央公園大25%,藝術和技術來自北方草原,影響了之后的各朝各代。

  石峁古城,再加上最近在附近和沿海地區發現的其他史前遺址,促使歷史學家重新思考中華文明的起源,同時也擴展了人們對早期文化的地理位置和對外界影響的認知。


  “石峁古城是本世紀最重要的考古發現之一,”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長、石峁古城發掘負責人孫周勇說:“它帶來了審視中國早期文明發展的新視角。”

應對危險

  已挖掘的部分遺址位于禿尾河北側貧瘠的山峁上,盡管如此,石峁古城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面臨著重重危險。這座古城建于沖突地帶,處在邊境交界處,幾千年來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和中部平原的農民交戰不斷。

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考古學家報告稱,最近出土的石雕“可能賦予了階梯金字塔建筑特殊的宗教力量”。
圖源:BEN SHERLOCK, NATIONAL GEOGRAPHIC

  面對兇殘的對手,為了保護自己,石峁古城的掌權者在最高的一座山上,修建了一座矩形的20層金字塔式建筑。在古城的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到它,其高度大約是同一時期(公元前2250年)埃及吉薩大金字塔的一半。但它的基座是前者的4倍,而且掌權者住在平臺的頂層,更多了一份保護。這里有8萬平方米的宮殿建筑群,有自己的水庫、工藝作坊,可能還有祭祀廟堂。

  從石峁古城的中央金字塔向外輻射,是幾公里的內外圍墻;城市設計已初具雛形,古往今來,在中國的城市中總會看到這樣的設計。僅石墻就需要12.5萬立方米的石頭,相當于50個奧林匹克游泳池。在新石器時代,對于人口一兩萬的城市而言,這是一項浩大的工程。考古學家根據這個項目的規模判斷,最近發現的周邊小城不僅忠于石峁古城,也提供了勞力。

  在陜西省北部,出土了70多座來自新石器時代同一時期,即龍山時期的石城。其中10座位于禿尾河流域,石峁古城也在這里。“這些周邊村莊或城鎮就像衛星一樣,環繞在石峁古城周圍,”孫周勇說:“它們共同為石峁古城早期國家的形成奠定了堅實的社會基礎。”

  石峁古城的防御工事令人嘆為觀止,不僅規模驚人,而且設計精巧。防御系統包括甕城(被塔樓包圍的大門)、擋板門(只允許單向進入)和棱堡(城墻上的突出部分,可以從多個方向共同防守)。此外,還有“馬面”結構,可以把攻擊者吸引到一個區域,防守者從三面進行攻擊——這種設計后來成為中國防御工事的主要部分。

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堅固的城墻厚2.4米,長9.6公里,環繞著古城。幾十年前,遺址就已被發現,但一直被認為是中國長城的一部分,直到最近的發現顯示,這片遺址古老得多。
圖源:LI MIN, UCLA

  孫周勇的團隊在石墻內部發現了另一個出人意料的新發明:被用作加固材料的木梁。碳年代測定顯示,這些保存完好的柏木木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300年,學者們原以為這種建筑方法始于2000多年后的漢代。

恐怖的發現

  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發現出土于古城的東墻下方:6個坑中匯集了80個人類頭骨,沒有骨架。(東門是古城的主入口,最靠近東門的兩個坑中各有24個頭骨。)頭骨的數量和擺放位置說明,在城墻的奠基過程中舉行了斬首儀式;這也是中國歷史上已知最早的活人獻祭。法醫判定,所有這些受害者都是少女,很可能是敵對陣營的囚犯。

  “在石峁古城看到的暴力儀式規模在中國早期是空前的,”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考古學家李旻說,他曾拜訪過石峁古城,并寫過大量相關文章。石峁的頭骨預示了幾個世紀后(公元前1600年至公元前1046年)大規模人祭的出現,李旻稱之為“商文明的標志性特征”,后來的朝代結束了這種做法。

  東門標志著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入口,這些頭骨只是指示之一。走過入口(祭祀坑上方)的所有人,都會被更明顯的標志所震撼。高高的擋土墻上,有幾個石塊刻著菱形圖案,仿佛巨大的眼睛在凝視東門。石墻上嵌著上千塊黑色和深綠色玉石,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些,這些閃閃發光的裝飾品既能驅邪,也是石峁古城掌權者權力和財富的象征。大量玉器表明,石峁古城本身雖不出產玉石,卻能從遙遠的貿易伙伴那里購入大量玉器。

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考古學家在城墻下的坑里發現了80個頭骨,所有受害者都是少女,在古城的奠基儀式上,她們可能作為祭品被殺害。
攝影:SHAANXI ACADEMY OF ARCHAEOLOGY (上) AND SCREENGRAB BY NATIONAL GEOGRAPHIC (下)

  雖然在今天,石峁古城有些偏僻,但它并沒有與外界隔絕。從阿爾泰草原到北部地區,再到黃海附近的沿海地區,它與各種各樣的文化交流思想、技術,交換商品。

  “重要的是,石峁古城和其他很多地區都表明,中華文明有多個起源,并非完全誕生于黃河中游的中原地區,”牛津大學中國藝術和考古學教授Jessica Rawson說:“一些特征甚至來自比今天中國北方更遠的地方,例如與中原地區相比,石質建筑與草原的關系更密切。還有人們依靠放牧生存,飼養牛羊,會冶金,這些其實是非常重要的技術,中國吸收了這些技術,并融入了自己的文化中。”

  石峁古城里的很多文物可能來自遠方。除了玉器,考古學家還發現了鱷魚皮的痕跡,它們肯定來自更南邊的沼澤地區。祭祀儀式上可能會用到鱷魚皮鼓,說明音樂在石峁的宮殿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另一項發現讓孫周勇及其團隊倍感困惑:20塊完全相同的骨頭,薄而光滑,且彎曲成一定弧度。考古學學家猜測,這些是梳子或發簪;一位音樂學者推斷,這些骨頭是最古老的原始簧樂器:口簧琴。

  “石峁古城是口簧琴的誕生地,”孫周勇說,這種樂器后來傳遍了全世界100多個民族。“這是一項重大發現,為探索早期人口流動和文化傳播提供了珍貴的線索。”

謎題與線索

  到目前為止,考古學家只挖掘了石峁古城的一小部分,因此不斷有新的發現。除了去年發現的石雕,考古學家還在東門周圍的城墻上找到了曾有半身像和雕像的證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李旻說,我們才剛剛始了解這些雕像的含義,擬人化表現手法是“非常新穎且罕見的嘗試”。

石峁古城藏著什么驚天大秘密?
石峁古城是中國石器時代已知規模最大的定居點,目前只有一小部分被挖掘。考古學家希望有更多發現。
圖源:RACHEL VAKNIN, NATIONAL GEOGRAPHIC

  關于石峁古城,還有很多未解之謎,包括它的名字。考古學家仍在試圖了解它的經濟運作情況,它與其他史前文化之間的接觸,它的掌權者是否已有書寫系統。“這將解開長久以來的謎團,”孫周勇說。

  500年后,石峁古城為何被遺棄?考古學家發現了一些線索,與地震、洪水和瘟疫無關。有可能發生了戰爭,但科學家看到了更多與氣候有關的證據。

  公元前3000年,石峁古城建立時,黃土高原的氣候相對溫暖濕潤,吸引了大量人口。歷史記錄顯示,從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700年,氣候迅速變得干燥、涼爽。湖泊干涸,森林消失,沙漠侵蝕,石峁人遷移到了未知之地。

  石峁古城的入口在遙遠的毛烏素沙漠附近,如今位于禿尾河河岸。經年累月,這座古老的遺址被塵土、巖石所覆蓋,一片沉寂。然而,4300年后,作為世界上最古老的古城之一,石峁并沒被歷史的長河所淹沒,沒有被遺忘。一塊塊石頭講述著珍貴的秘密,或將改寫人們對早期中華文明的理解,相信未來還有更多的發現在等著我們。

(譯者:Sky 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