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者發現新的幸存者營地,或將破解-失落的殖民地-謎團

研究者發現新的幸存者營地,或將破解-失落的殖民地-謎團
1587年,一百多人從英格蘭航行到北卡羅來納州,試圖建立新的殖民地。三年后,他們消失了,幾乎沒留下任何關于他們命運的線索。
攝影:MARK THIESSEN,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ANDREW LAWLER
 
  最近,考古學者在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塊田地里發現了一些陶器碎片,屬于英國人在美洲建立的第一個殖民地——不幸的“失落的殖民地”的幸存者。這一令人激動的觀點激起了一個醞釀已久的爭論:1587年被遺棄在北卡羅來納州羅阿諾克島的115名男女老少究竟遭遇了什么。
 
  在羅阿諾克島以西80公里一個俯瞰阿爾伯馬爾灣的斷崖上,第一殖民地基金會的一個團隊在進行考古發掘時,發現了一批英國、德國、法國和西班牙的陶器碎片。
 
  團隊負責人、考古學者Nick Luccketti說:“我們發現了大量種類繁多的文物,充分證明這一遺址曾居住過幾位定居者,來自沃爾特·雷利爵士帶領的移居者,這批定居者于1587年消失。”
 
  就在數個月前,另一位考古學者聲稱在羅阿諾克島以南約80公里的哈特拉斯島上發現了與失蹤的定居者們有關的物品。如果這兩項發現都得到證實,那就支持了這樣一種理論:殖民者們分成兩個或更多的相距甚遠的幸存者營地,基本能夠肯定,他們得到了美洲原住民的幫助,并將其同化。
 
殖民者命運的線索
 
  “失落的殖民地”主要由倫敦的中產階級組成,當西班牙無敵艦隊襲擊英國,使英國陷入戰爭泥潭時,他們被困在北卡羅來納州的海岸上。當時,殖民地總督John White正在倫敦收集物資,吸納其他殖民地居民。三年后,當他最終回到這個定居點時,發現已經被遺棄。
 
  關于這些移民命運的唯一線索是一根刻著“Croatoan”字樣的標桿,以及哈特拉斯島及當地土著居民的名字,后者一直與英國人保持著友好關系。其中的一人Manteo曾兩次前往英國,并被女王伊麗莎白一世封為勛爵。
 
  White還寫道,定居者們打算“向內陸前進80公里”,顯然指的是內陸的一個地點。總督一直沒有找到定居者的下落,其中包括他的女兒Eleanor Dare和外孫女Virginia Dare——第一個在新世界出生的英國孩子。

研究者發現新的幸存者營地,或將破解-失落的殖民地-謎團
在殖民地總督繪制的地圖上,有一塊斑點覆蓋著一座堡壘的標志,位于距離羅阿諾克島80公里的內陸。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在這一地區發現了“失落的殖民地”的幸存者的證據。
攝影:STUART CONWAY,NATIONAL GEOGRAPHIC
 
  這個謎團一直沒人能破解,直到2012年,研究人員注意到White繪制的北卡羅來納州東部的水彩地圖上有一塊斑點。在那塊斑點下面,他們發現阿爾伯馬爾灣最前面的位置上是一座堡壘的影像。堡壘的位置在羅阿諾克島以西80公里,符合總督的描述。在這片區域的頂部,是另一座堡壘的模糊輪廓,分析人士稱繪圖采用了隱形墨水。
 
  學者們推測,White想對西班牙人隱瞞這座堡壘的存在,因為西班牙人認為,羅阿諾克島探險對他們在北美的統治地位以及北卡羅來納外灘的重要航線構成了威脅。西班牙人派出了一支探險隊去消滅這個殖民地,但他們也沒能找到定居者。
 
  2015年,Luccketti的團隊挖掘了地圖上標注的區域,靠近一個叫做Mettaquem的美洲原住民村莊。早期歐洲殖民者通常把定居點建在美洲原住民的活動地區附近,因此這似乎是個不錯的發掘地點。

研究者發現新的幸存者營地,或將破解-失落的殖民地-謎團
圖為一塊來自X遺址的英國陶瓷,可能是這個不幸殖民地的幸存者使用的陶罐的一部分。
攝影:MARK THIESSEN,NATIONAL GEOGRAPHIC
 
  第一殖民地基金會的考古學者Clay Swindell對Mettaquem進行了檢查,他說這個被柵欄圍起來的村莊住著大約80-100人。就在城墻外一個他們稱為X遺址的地方,Luccketti的團隊沒有發現任何堡壘,但確實發現了20多件英國陶器,他們認為可能屬于“失落的殖民地”的幸存者。
 
  今年1月,考古學者在X遺址以北3公里的一塊田里挖掘,他們稱之為Y遺址。他們在這里發現了大量的歐洲陶瓷,無論是種類還是數量都比X遺址更多。Luccketti認為,1587年White離開后,至少有一些定居者從羅阿諾克搬走,并帶走了自己的歐洲陶瓷。他說,有一小群人,可能是一個家庭,在徒勞地等待救援時,可能和美洲原住民鄰居們一起從事農業。
 
謎團解開?
 
  William Kelso 是一位考古學者,曾帶領一個隊伍發掘了1607年的詹姆斯敦堡,他認為新發現“解決了美國早期歷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失落的殖民地’的奧德賽之旅”。然而,其他考古學者則警告不要過早下結論。
 
  “我對此持懷疑態度,”東卡羅來納大學的考古學者Charles Ewen說。“他們試圖證明,而不是反駁自己的理論,而后者才是科學的方式。”
 
  Luccketti的主張取決于小陶片的年代測定——這絕非易事,因為陶瓷風格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保持不變。我們完全可以想象, X遺址和Y遺址的陶器可能是后來詹姆斯敦的英國商人遺留的,而詹姆斯敦在羅阿諾克的定居嘗試失敗二十年后才開始有人定居。不過,對于兩個不同地點發現的文物進一步證實了Luccketti的觀點,研究者都表示認可。
 
  倫敦博物館的陶瓷專家Jacqui Pearce稱:“他們認為這些瓷器可能出自16世紀晚期,甚至與‘失落的殖民地’有關,我對這些解釋沒有異議。”盡管一直到17世紀這類陶器都在源源不斷地問世,但考古學者發現的陶罐的制造時間似乎不太可能晚于1650年,當時第一批已知的英國商人開始進入這片地區,她說。
  
  盡管如此,但新發現陶器所處的土壤與后來的定居者和非洲奴隸在接下來的數百年里開墾的土壤混合在一起,而研究團隊還未找到一處伊麗莎白一世時代住宅的清晰遺跡。“只有在封閉的地層中找到已知的16世紀的手工藝品,才能提供進一步的證明,” 密歇根大學的考古學者Henry Wright說。
 
  考古學者并未在X遺址和Y遺址發現17世紀早期的陶煙斗,這條有趣的線索說明陶器更可能是羅阿諾克殖民者留下,而不是詹姆斯敦的商人。早期的羅阿諾克探險隊學會像北美原住民一樣用陶煙斗抽煙,而羅利使其在英國流行起來。在17世紀早期,帶有小斗缽的纖細陶制煙斗在材質和風格上都與本土煙斗截然不同,成為英國商人必備的裝備。
 
  不過,Y遺址并未發現這類煙斗。Pearce認為這類煙斗的缺失說明了非常重要的問題。“如果‘失落的殖民地’的任何一位居民吸煙,那么他們就會使用北美原住民風格的煙斗,而不是倫敦制造的煙斗,”她說。
 
第二個幸存者營地?
 
  Luccketti的團隊在X遺址挖掘時,Mark Horton(當時還是布里斯托大學的考古學者)領導的一個小組正在如今的哈特拉斯島(歷史上的Croatoan)上挖掘一個北美原住民村莊遺跡。在Croatan考古協會的志愿者們的幫助下,他發現了一些歐洲的文物,其中包括一把16世紀長劍的劍柄和一把槍的一部分。
 
  Croatan考古協會的負責人Scott Dawson說,這些文物提供了殖民者被Croatoan人同化的證據。“我們現在不僅知道他們去了哪里,還知道他們到達那里后發生了什么,”他在最近的一本書中如此描述這些殖民者。
 
  Horton尚未發表自己的發現,但他表示,對這些物品的發掘環境進行年代測定后發現,可以追溯到17世紀中晚期。這意味著它們可能是殖民者后裔的祖傳遺物,或者是后來從詹姆斯敦獲得的貿易物品。
 
  Luccketti對大量的羅阿諾克殖民者來到Croatoan定居表示懷疑,一部分原因是環境證據表明,在移民抵達后的十年里,當地的降雨量很少。“你不能把100個人扔到一個干旱的島上,”他說。
 
  不過,Horton說,X遺址、Y遺址和哈特拉斯島的發現證實了一個越來越流行的理論,即“失落的殖民者”們分散開來,融入了當地的北美原住民社區。“如果碰到沉船的情況,這種做法很常見,”他說。“秩序崩潰之后,定居者們分裂成幾個幸存者營地。”
 
  歷史上發生過明確的先例。1586年,當第一個羅阿諾克殖民地的成員們面臨食物短缺的危險時,殖民地領導者將100位定居者分散到整個地區,其中包括Croatoan,這樣他們就可以自行尋找食物。幸存者們最終搭上順風船返回英國,這一策略也被證明取得了成功。
 
  Dawson希望在哈特拉斯島的其他地方繼續挖掘,尋找幸存者的營地,而Luccketti的團隊也打算繼續尋找。“現在還沒有足夠的數據,但他們應該繼續尋找,”Ewen說。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