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育空地區永久凍土層發現57,000歲的狼崽遺骸

 加拿大育空地區永久凍土層發現57,000歲的狼崽遺骸加拿大北部育空地區的永久凍土中發現了一只保存完好的狼崽,揭示了古代狼群如何遍布北美和歐亞大陸的新細節。
攝影:GOVERNMENT OF YUKON

撰文: RILEY BLACK

  2016年夏天,加拿大育空地區的一名金礦工人Neil Loveless發現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寶藏。他用高壓水炮炸開了一堵永凍層墻,想要尋找里面可能存在的任何珍貴礦藏,這時,他看到有什么東西從冰層中融出了。那不是什么珍貴的礦物,而是有史以來發現的最古老、最完整的狼木乃伊。
 
  Loveless迅速把這只冰凍的幼崽放進了冰箱里,等待古生物學家前來查看。經鑒定,這只保存完好的動物是一只雌性小灰狼,生活在一個已經消失的生態系統,該生態系統可以追溯到美洲乳齒象和其他更新世巨型動物在加拿大西北部生活的時代。當地的Tr’ondëk Hwëch'in族人將這只57,000歲的幼崽命名為Zhur,在他們的語言中意為 “狼"。
 
  此前,西伯利亞凍土帶發現的特殊哺乳動物也可以追溯到更新世(約260萬到11700年前),有時也被稱為冰川世,因為那時兩極的冰帽比今天大得多。然而,育空地區發現如此完整的狼尚屬首次。

 加拿大育空地區永久凍土層發現57,000歲的狼崽遺骸
這只雌性灰狼幼崽死亡時只有七周大,它屬于第一個從西伯利亞穿越白令海峽遷徙到育空地區的種群。
攝影:GOVERNMENT OF YUKON
 
  “在西伯利亞,像這樣保存完好的動物遺骸相當常見,這得益于永久凍土的保存能力,但在育空地區、阿拉斯加和北美其他地區是不太常見的,”得梅因大學古生物學家Julie Meachen說道,她是近日發表在《當代生物學》雜志一項有關Zhur的研究的主要作者。經過數萬年的時間,Zhur身體的大部分仍完好無損,從皮毛到細小的舌乳頭。
 
  哥本哈根大學古生物學家Ross Barnett表示:“這一完整的狼崽遺骸看起來很神奇。”他沒有參與這項研究。Zhur的意義不僅只有我們肉眼所見的那么簡單。“她能告訴我們很多信息,”Meachen說道,從她死亡時的年齡(七個周),到她吃什么。也讓我們更好地了解了地球歷史上兩段冰期之間的間歷史。
 
消失的狼群
 
  Zhur生活在間冰期,當時廣闊的北極冰川暫時消退,林地取代了更寒冷的草原。那個時代出現了乳齒象、駱駝、巨河貍,還有Zhur代表的灰狼。
 
  “竟然有食肉動物如此完好地保存下來,讓我們有機會從食肉動物的角度來審視冰河時代的生態系統,這是一種很罕見的情況,”麥克馬斯特大學的古遺傳學家Tyler Murchie說道,他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加拿大育空地區永久凍土層發現57,000歲的狼崽遺骸
這幅插圖描繪了大約6萬年前,一只灰狼帶著它的幼崽在加拿大西北部捕獵魚的場景。
繪圖:JULIUS CSOTONYI
 
  雖然灰狼是現代北美荒野的重要標志,但它們并不是在美洲進化而來的。這些犬科動物最早出現在歐亞大陸,在距今50多萬年的更新世晚期穿越白令陸橋到達北美洲。
 
  “育空地區出土的動物遺骸中,Zhur來自一個不十分知名的時代,”Barnett說道。通過研究狼崽的DNA殘留,Meachen和同事們發現,這種動物記錄了一個在該地區已經不存在的狼群。
 
  Zhur屬于一個與阿拉斯加和歐亞大陸的狼有遺傳聯系的種群,但今天生活在育空地區的狼群卻有著不同的遺傳特征。研究結果表明,育空地區的第一批灰狼被消滅了,后來被其他向南遷徙的狼群所取代。

 加拿大育空地區永久凍土層發現57,000歲的狼崽遺骸
由于Zhur保存完好,科學家們得以研究灰狼的生理特征和DNA。
攝影:GOVERNMENT OF YUKON
 
  “古DNA一再證明,進化史和古生態學比我們從骨骼和化石的研究中得出的結論復雜得多,”Murchie說道。如果沒有Zhur的基因,這種滅絕和替換是科學家們無法看到的。
 
戛然而止的史前生活
 
  Zhur的遺骸訴說了她的一生。她死的時候只有7周左右,剛剛過了斷奶的年齡,那時她應該開始吃更多的固體食物。其牙齒上的地球化學特征表明,她以河流和小溪里的生物為食,可能是像奇努克鮭這樣的魚類,它們現在仍在Zhur發現地附近的河流產卵。阿拉斯加內陸的許多現代狼也有類似的飲食習慣,它們更多的時候以魚為食,而不是大型獵物。
 
  不幸的是,Zhur的生命過于短暫。她似乎是死于洞穴坍塌,快速的掩埋有利于其身體得到完好的保存。這一時期的其他哺乳動物,如北極地松鼠和黑足鼬,也以同樣的方式保存了下來。
 
  Zhur生活在古代世界的交匯點,不僅是寒冷冰川期之間的間冰期,也是狼群種群開始分化之前。通過研究Zhur的基因,科學家們可以更好地了解她在古代世界的地位,以及從那時起發生了什么變化。“古老的DNA將晚更新世的動態展現在人們面前,而這些是只憑骨頭發現不了的,” Barnett說道。
 
  關于動物種群在更新世時期是如何遷移的,科學家們仍寄希望于從保存標本的古DNA碎片中梳理出故事脈絡,Zhur的遺骸提供了重要線索。通過骨骼與基因的結合,研究人員獲得了一扇了解冰河時代失落世界的新窗口。
 
(譯者:陌上花開)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