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牙結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貿易

化石牙結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貿易圖為一位藝術家筆下的古米吉多(ancient Megiddo)的一個市場:商人們不僅出售小麥、小米和棗(整個地中海東部地區都種植這些作物),還出售來自南亞的芝麻油和姜黃。
插圖:NIKOLA NEVENOV

撰文:ANDREW CURRY
 
  長期以來,研究人員一致認為,《新約》中三賢士的故事反映了一種蓬勃發展的遠程貿易,這種貿易從阿拉伯海帶來了外來的食用油和樹脂,并在羅馬時代進一步向東進入地中海地區。不過,一項令人驚訝的新研究發現,如今的以色列地區的古代居民早在3500年前就開始享用南亞的水果和香料。
 
  最近,研究者對十幾具可追溯到青銅器時代中期到鐵器時代早期(約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前1100年)的骨骼的牙結石化石進行了分析,結果發現了香蕉、姜黃和大豆的證據,而這些都是當時遙遠的南亞種植的農作物。
 
  上述發現發表在近日的《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增加了新的藝術和考古證據,表明古代的地中海文明從遙遠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亞進口大量貨物,包括雞、黑胡椒、香草等。
 
  “我們曾經認為,人們從本地獲取食物,然后從遙遠的地方進口寶石,”新研究的合作者、慕尼黑大學的考古學者Philipp Stockhammer說。“實際上,即使是在青銅器時代,當時的人們也和我們很像,從世界各地進口食物。”
 
證據來源出人意料
 
  牙結石是在牙齒上積累的硬化斑塊。直到最近,牙結石還被認為是從考古樣本中刮出的垃圾,通常都被扔掉。不過,最近的發現表明,牙結石實際上是豐富的信息源,其中包含了從古代DNA到細菌和蛋白質等大量信息。

化石牙結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貿易
在古米吉多附近的Tell Erani遺址,研究人員在埋葬于此的人的牙齒上發現了芝麻甚至香蕉的痕跡。
供圖:PHILIPP STOCKHAMMER
 
  “如果你不再刷牙,2000年后我還能知道你曾經吃了什么,” Stockhammer說。
 
  為了弄清古黎凡特人的飲食,一個國際研究團隊分析了16具遺骸口中的牙結石。其中一些遺骸發掘于米吉多——一個古老的城邦,以其圣經中的名字“哈古米吉多頓”而聞名。米吉多興盛于青銅器時代,這一事實在研究取樣的精英墓葬中得到了體現,但它并不像其附近更大的城邦那樣擁有巨大的財富和勢力范圍。“米吉多很富有,也很發達,” Stockhammer說,“但并不是重要的國家,根本無法與埃及和美索不達米亞相比。”
 
  從米吉多上層階級墓穴中發現的牙結石表明,當地人吃了很多谷物,包括小麥和小米,以及棗等水果,他們還吃來自更遠地方的美味佳肴。其中幾個人的牙結石樣本證明,他們吃了大豆和橙黃色的香料,姜黃——二者都是原產于南亞和東亞的作物,考古學家認為它們在古代地中海人的餐桌上并不常見。
 
  “即使只有這么少的樣本,我們也可以看到當時在那個地方出現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哥本哈根大學的古代蛋白質專家Matthew Collins說,他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在附近一個名為Tell Erani的定居點,研究人員還從埋葬于公元前1100年左右的古人的牙齒上采集了牙結石,考古學者認為該地區與《圣經》中被稱為非利士人的族群有關。Tell Erani的墓葬較為簡樸,表明這個地方的財富較少,研究作者們想知道,是否這里的外來物品也更少。結果他們發現了芝麻的痕跡,這同樣存在于米吉多的樣本中。
 
  雖然芝麻油、 芝麻醬和芝麻是如今的黎凡特飲食的常見成分,但其實芝麻原產于南亞。考古學者們在埃及法老圖坦卡蒙的墓穴(埋葬于約公元前1400年)中發現了芝麻,但許多研究人員認為,直到很久以后芝麻才開始成為當地飲食的常見組成部分。
 
  然而,最令人驚訝的牙科發現來自一名埋葬于Tell Erani的50多歲男子:一種能促進香蕉成熟的蛋白質。“Tell Erani墓葬非常簡陋,沒有證據表明其主人屬于精英群體,” Stockhammer說。“看起來不像是墓葬主人第一次吃香蕉。”
 
‘難以保存’的證據
 
  牙結石被證明是一種極具價值的工具,可以用來鑒別大多數考古環境中通常都非常稀有的食物,比如香料和食用油。雖然香料和食用油是古代貿易路線的主要貿易物品,但“這兩類食物在考古學記錄中幾乎看不到,”哈佛大學和德國耶拿馬克斯·普朗克人類歷史研究所的古遺傳學者、新研究的共同作者Christina Warinner說。“這讓我們得以看到高經濟價值的食物,而一般情況下這類食物不會留下任何痕跡,”比如稀有的芝麻油和大豆油,以及香蕉等外來水果。

化石牙結石揭示千年前的全球貿易
米吉多青銅器時代的墓葬表明,精英階層的成員喜歡吃以大豆制作的食物和姜黃,二者都是南亞和東亞的特有作物。
供圖:PHILIPP STOCKHAMMER
 
  就香蕉而言,其考古證據非常難以獲取:這種水果沒有籽,柔軟的果肉很容易腐爛。這就是不太可能將成捆的香蕉運往古米吉多的原因。不過,當地人可能會進口并食用干香蕉片,后者可以在漫長的海上航行中保存下來。
 
  在研究人員現在可以從牙結石化石中提取的眾多證據中,植物蛋白(不像動物DNA、牛奶蛋白或在堅硬的谷物外殼和莖桿中發現的更堅固的微晶體)很容易分解。因此,牙結石上很少保存植物蛋白,這就給人留下一個錯誤的印象:牛奶、肉和粥在古代餐桌上占主導地位。研究人員使用了一種新方法從牙結石中提取更多的蛋白質,并花費了比以往研究更多的時間將他們的發現與植物蛋白質庫進行比較,以尋找匹配的蛋白質。
 
  研究人員認為,很有可能還有更多地中海居民喜歡吃芝麻和香蕉等植食性食物,但其植物蛋白并未保存在牙結石中,或者沒有在隨后的幾個世紀里保存下來。“我們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Stockhammer說。“這并不意味著只有一個人吃香蕉,而是只有一個人的牙齒上保存了充足的證據。”
 
  研究人員很難分辨牙結石的形成時間,因此吃過香蕉的Tell Erani人有可能是一個商人,或者是一個在亞洲旅行時吃過香蕉的海員,最終死在地中海的岸邊。如果是這樣的話,足以證明史前人類就已開始進行遠距離旅行。
 
  新證據進一步證明,青銅器時代人類已經開啟了全球化,從中國到地中海的廣大地區都存在遠程貿易往來。“這已經不令人驚訝了,”海法大學的考古學者、海法大學津曼考古研究所的所長Ayelet Gilboa說,她沒有參與這項研究。“在過去的十年里,我們對史前遠程貿易的認識真的發生了轉變。”
 
  比如說,五年前,Gilboa發表了一項研究,認為在米吉多附近的一個遺址發現的罐子里含有肉桂,“大家都說這是不可能的,” Gilboa說。“不過,隨著我們進一步研究,我們發現證據一直都在那里,只是沒有人去注意。”
 
  “我們現在有很多證據表明,至少從公元前2000年開始,人類就已經進行了遠程商品貿易,”她補充說。“這表明小規模社會已經開始作為一個龐大的社會網絡的一部分運行。”
 
(譯者:流浪狗)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