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北部的重生:一位詩人救了一座車站

倫敦北部的重生:一位詩人救了一座車站
圣潘克拉斯車站坐落于倫敦北部的復興區。近年來,這座車站脫胎換骨,煥然一新。
攝影:GEORG KNOLL, LAIF/REDUX
 
撰文:NICOLA TRUP AND ANNE KIM-DANNIBALE
 
  紅色的磚墻,高聳的鐘樓,倫敦的圣潘克拉斯國際車站是一道不容錯過的風景。這座建于19世紀60年代的維多利亞哥特式建筑被認為是當之無愧的建筑杰作。但大多數人所不知道的是,在建成100年后,英國鐵路公司曾打算把它全部拆掉,土地改作他用。
 
  幸好,有一位熱愛維多利亞時代建筑的詩人。
 
  他是后來最受歡迎的英國桂冠詩人之一:John Betjeman爵士。他成功領導了拯救圣潘克拉斯站的運動,為打造世界級火車站奠定了基礎。在繁榮的社區里,圣潘克拉斯站成了充滿活力的心臟。
 
  今天,車站里熙熙攘攘,人們等待著前往拉夫堡和盧頓的列車,或是搭乘歐洲之星奔赴巴黎和阿姆斯特丹。在車站的中間層,屹立著Betjeman的雕像:他手里拿著帽子,凝視著壯觀的穹頂。在他的腳邊,銘刻著這樣幾個字:“他拯救了這座輝煌的車站”。
 
 
倫敦北部的重生:一位詩人救了一座車站
 
從煤炭到環保
 
  在郵政編碼為N1的倫敦安吉爾地區,這種改造隨處可見,這個交通樞紐正在變成游覽勝地。
 
  在圣潘克拉斯和國王十字兩座車站之間,工業元素已經滲入了咖啡廳、商店和豪華公寓。在攝政運河沿岸的谷倉廣場,一座座糧店經過改造,于2012年以餐廳和酒吧的形式開業。
 
倫敦北部的重生:一位詩人救了一座車站
這里曾經是煤炭運輸站點,如今成了國王十字區的一個好去處:在煤場購物中心,你可以品嘗到有年份記錄的紅酒和專業沖煮的咖啡。
攝影:JAMES VEYSEY, CAMERA PRESS/REDUX
 
  2018年,附近的煤場購物中心(Coal Drops Yard)翻開了一頁嶄新的篇章。這里原本是舊倉庫和高架橋,“煤場”這個名字來自于其最初的設計和用途:用于卸載煤斗的高架鐵路,20世紀80年代被廢棄。這些建筑成了非法狂歡之地,后來又改建成了地標夜總會:The Cross、The Key和Bagley’s(后來的Canvas)。
 
  煤場購物中心兩座大樓之上的拱頂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宛若一雙翅膀;又像工業設計中的有機形狀。在那之下,是設計連鎖店和高檔餐廳,還有一些小眾品牌。
 
  其中一座建筑的一側,有一個車房一樣的空間。這里可是咖啡愛好者的最愛:Redemption Roasters。在盆栽植物和雜亂的家具之間,你可以點上一杯馥芮白。這家店的咖啡豆是在艾爾斯伯里的HM監獄烘焙的,囚犯也可以接受培訓,成為咖啡師。
 
倫敦北部的重生:一位詩人救了一座車站
在國王十字和圣潘克拉斯兩座車站以北,沿著攝政運河望去,遠處是時尚的現代辦公樓和豪華公寓。
攝影:SARAH LEE, EYEVINE/REDUX
 
  爵士靈歌吸引著我們來到附近的Honest Jon’s,這是一家傳奇唱片店的分店。位于波多貝羅路的老店已經經營了45年。
 
  沿著運河牽道,三座維多利亞時代的儲氣庫被改造成了豪華公寓,華麗的鑄鐵框架把圓柱形建筑圍在當中。
 
  運河南岸坐落著卡姆利街自然公園,這是一片8000平方米的林地、草地和濕地。曾幾何時,這里也是煤場,廢棄后,大自然又奪回了主動權;雜草叢生,公園成了野生動物的天堂。
 
  重新開發的消息傳開后,倫敦野生動物基金會經過爭取,成功把這里變成了自然保護區,用經理Karolina Leszczynska-Gogol的話來說,這座公園“儼然水泥叢林中央的綠洲”。2020年春天,公園重新開放,屆時將有一個新的游客中心和學習中心。
 
紅燈區改造
 
  除了新開張的時尚酒吧和餐廳,這里也有不少傳統的老式酒吧,比如The Scottish Stores,可惜現代感十足的招牌有些不倫不類。走進這家酒吧,你會發現有一種柏拉圖式的感覺。木畫板配上了William Morris設計的壁紙,來一杯真正的艾爾啤酒,吃點小堅果,聽老板講故事。
 
  “看到這些了嗎?它們是原創作品,”Gerard Oliver說。這個開朗的南非人從2018年開始經營這家酒吧。他指的是鑲在木框里、有玻璃保護的系列作品,上面畫的是獵手和米格魯獵犬,有點像卡通畫。這些畫在層層污垢和廉價的油漆后,被埋沒了很多年,直至現在的主人接管酒吧,它們才重見天日。
 
倫敦北部的重生:一位詩人救了一座車站
倫敦國王十字車站的內部改建后,突顯了格子狀“斜肋構架”天花板,與大英博物館大中庭優雅的天花板相仿。
攝影:DOUG ARMAND, GETTY IMAGES
 
  The Scottish Stores最初是一家旅館,為商人提供住宿,其中很多是坐火車來到國王十字車站的蘇格蘭人;不過這里因為妓女和罪犯經常出沒,加上酒吧斗毆而臭名昭著。20世紀80年代,在紅燈區最為招搖的時候,這里成了一家脫衣舞吧。
 
  “屋子里又臟又暗,窗戶是黑的,木頭上有尼古丁的痕跡,”Oliver告訴我:“我來過一次,我還記得當時的想法,‘這地方潛力無窮。’最終,酒吧的現任老板也發現了這種潛力,裝修了一番后,在2015年重新開業。”
 
  用“涅槃重生”形容最近這段歷史,并不貼切,除了從骯臟到復興,這里還有更多故事。賣淫、吸毒和非法夜生活之外,這個充滿后工業風格的地方也是藝術家的工作室。
 
  視覺藝術家Michael Pinsky從1996年起就一直在這個地區生活工作。他說:“這里很破舊,不過工作室的空間也因此很便宜。在搬到附近的安吉爾地區之前,The Cubitt工作室綜合區里,曾經誕生了一位特納獎得主。這說明那兒的藝術水平非常高。” 
 
  然而,Pinsky對那段時光的印象并不好。“我更喜歡現在的樣子,”他說:“國王十字區的發展項目很高端,但盡管如此,我住的地方,也就是卡利多尼安路和約克路之間,還相當破舊,畢竟這是中心地段。它還沒有完全改造好,可能還需要10年左右的時間。”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