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星空遭受光污染

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星空遭受光污染
死亡谷國家公園的常駐攝影師Harun Mehmedinovi?拍下了公園里的夜空和越來越嚴重的光污染。在這張雪山照片中,他不僅拍到了滿天星辰,也拍到了拉斯維加斯的燈光(圖右)。
攝影:HARUN MEHMEDINOVI?

撰文:CLAIRE TURRELL
攝影:HARUN MEHMEDINOVI?

  死亡谷國家公園是一個極端之地。

  它橫跨加利福尼亞州和內華達州,囊括莫哈韋沙漠與科羅拉多沙漠,是美國下48州最大的國家公園,也是最熱的:本月,天然綠洲熔爐溪(Furnace Creek)的氣溫打破紀錄,高達54.4攝氏度。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氣溫記錄也出自這里。1913年,該區域的氣溫高達56.7攝氏度。

  白天,極端高溫炙烤著這座公園,夜晚,它又面臨著另外一個問題:拉斯維加斯及周邊城市產生的光污染。過多的人造光不僅干擾了我們欣賞星空,研究人員還發現野生動植物也會受到影響。夜行動物如蝙蝠,以及為仙人掌授粉的飛蛾喜歡在低光照情況下覓食。埃克塞特大學的科學家們發現,沐浴在人造光中的仙人掌的受粉幾率低62%。

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星空遭受光污染
 

  死亡谷國家公園以其分外美麗的星空而聞名。2013年,國際暗夜協會將該公園認證為暗夜公園后,曾為減少光污染而努力過。但即便在當時,研究人員也曾警告稱,隨著城市生活的蠶食,這座公園的夜空與其生態系統同樣很脆弱。

  “拉斯維加斯是影響死亡谷國家公園夜空質量的最大光污染源。”國際暗夜協會的項目主管Adam Dalton說道。
隨著美國的城市化與發展日益推進,諸如死亡谷一樣的迷人夜空也變得越來越稀少。光污染能傳播到距離光源約350千米的地方,影響一大片區域。

  Dalton指出:“至少80%的美國人再也無法從家里看到銀河了。”

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星空遭受光污染
多虧加油站的燈光暗淡,死亡谷帕納明特泉(Panamint Springs)上空的銀河才顯得更為明亮。Mehmedinovi?說,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在國家公園里削減多余燈光的好處。
攝影:HARUN MEHMEDINOVI?

一些好點子

  在死亡谷國家公園獲得暗夜公園的身份之前,美國國家公園系統(National Park System)曾努力過去減少光污染。他們曾將公園里的照明系統改成可調光的LED燈,或者能發出類似南瓜燈一樣柔和燈光的低壓鈉燈。所有燈都朝下,避免刺眼。死亡谷國家公園為保護夜空曾付出過雙倍的努力,在2019年舉辦了暗夜節,開辦攝影課程,組織了與科學家徒步、觀星會議等活動。

  該公園不僅依靠技術,還曾靠創意來支持抵御光污染。洛杉磯攝影師Enter Harun Mehmedinovi?曾在這片沙漠荒野里用相機拍攝過星空,記錄下了人造燈光的有害侵入。他的一些照片引起了國家公園藝術基金會(National Parks Arts Foundation)的注意。2019年末,該基金會邀請他成為死亡谷國家公園的常駐攝影師。

  Mehmedinovi?曾在沙漠里花了一個月時間,拍攝吸引眼球的照片,提出問題,開啟討論。他說:“這張照片是為了引起人們的注意,讓他們來質疑這照片是真是假。這種方式能將人們引入并探討更宏觀的問題。”

公園里的藝術

  Mehmedinovi?曾從惡水盆地(Badwater Basin)的鹽沼地到有“會跑的石頭”的賽馬場鹽湖(Racetrack Playa),橫穿過整個公園。偶爾會有一輛車從他的營地旁經過,此外他一般都是獨身一人。來看他的只有蛇、蝎子,以及覬覦他食物的土狼。

  在越野之旅中,他的車曾因撞上火山石而爆胎,曾經連續幾小時開在碎石盤山路上,還在海拔高的地區被雪困住兩個星期。開了一天的車之后,Mehmedinovi?晚上會小睡幾陣,架起相機延時拍攝照片。“每張照片曝光30秒。我會在早上查看照片,偶爾還能拍到一顆大流星。”

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星空遭受光污染
城市的光污染會吞噬鄉村地區。在Mehmedinovi?于死亡谷賽馬場鹽湖拍攝的這張照片里,右側的亮光來自320多公里外的拉斯維加斯。
攝影:HARUN MEHMEDINOVI?

  Mehmedinovi?曾在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關于氣候變化的紀錄片《冰上火》里擔任攝影師和聯合制片人。他在洛杉磯的加州大學學習電影時便愛上了國家公園。當他拿出相機拍攝夜景時,才意識到了光污染的問題。后來,他與另一位攝影師朋友設立了一個攝影項目Skyglow(天空輝光),希望能喚起人們保護夜空的意識,并且著重表現致力于保護夜空的眾多組織。

  “當你把鏡頭朝向城市的方向,長曝光之后,亮光會貫穿整張照片。我開玩笑說光太亮了,就像是核武器爆炸一樣。”他說道。

  Mehmedinovi?與眾多藝術家一樣從國家公園里汲取靈感,那些藝術家中既有19世紀中葉哈德遜河畫派的畫家,也有20世紀中葉的風景攝影師Ansel Adams。目前,全美的國家公園里有50多個常駐藝術家項目。這些項目幫助國家公園系統重新構建當地的圖景,為游客和員工提供了審視環境的全新方式。

行前必看

  盡管拉斯維加斯的光污染已經照到了公園西南側的山脊,但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教育項目主管Brandi Stewart稱,游客仍然可以找到欣賞夜空的理想地點。她說:“公園北部的Ubehehe火山口是觀星的絕佳地點,因為那里遠離拉斯維加斯。你也可以在Mesquite沙丘欣賞壯麗的落日,然后躺在沙丘上欣賞夜幕慢慢降臨。”

死亡谷國家公園的星空遭受光污染
攝影師Mehmedinovi?說:“這些照片是為了激發驚奇與好奇感。我把照片看作是探討夜空重要性、我們對環境的影響的一種途徑。”
攝影:HARUN MEHMEDINOVI?

  游客們也可以幫助公園,只要他們心里惦記著該投射出多少燈光即可。Stewart說:“當人們來露營時,可以關掉不用的燈光,選用有紅色罩子的照明燈,減少刺眼的燈光,同時還能照明。”

  但是,這還遠遠不夠。“一些露營地的燈很多,而且一些游客可能意識不到這對他人的體驗會造成影響。”她說道。

  死亡谷是美國最炎熱、最干燥的國家公園之一,游客們應大量飲水,并避免在一天中太陽最毒的時候到戶外徒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游客中心及其他設施仍未開放,但游道和觀景臺最近已經重開。但丁山脊(Dante’s Ridge)徒步路線來回共約13公里,長度適中,能讓你穿越死亡谷到達望遠鏡峰(Telescope Peak),沿途領略壯闊的風景。在扎布里斯基角(Zabriskie Point)、沙丘、藝術家的調色板(Artist’s Palette)和Aguereberry Point,可以欣賞到美好的落日(拍照絕佳)。如果你只有兩小時來游覽這片廣袤的公園,請開車沿著惡水路(Badwater Road)走,沿途可以看到死亡谷里最受歡迎的地表,比如蘑菇巖(Mushroom Rock)和魔鬼的高爾夫球場(Devil’s Golf Course)。

(譯者:Mikegao)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