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看的風景:葡萄牙彩繪瓷磚

不可不看的風景:葡萄牙彩繪瓷磚在葡萄牙波爾圖,這些鋪設于1910年的彩繪瓷磚描繪了加爾默羅會的建立,裝飾著18世紀的卡爾穆教堂。
攝影:REBECCA STUMPF

撰文:HELENA AMANTE
 
  在里斯本阿爾坎塔拉社區附近的一條不起眼的小巷里,圣安娜工廠(Fábrica Sant’Anna)自1741年成立以來,幾乎一直在生產彩繪瓷磚(azulejos,葡萄牙語中墻磚的意思)。長桌上的盆里裝著各色涂料,工匠們在閃亮的白色方形陶瓷上繪制天使和花朵、優雅的螺旋圖案和粗線條。
 
  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嗡嗡作響的圣安娜工廠已成為游客的朝圣之地,而欣賞彩繪瓷磚卻不費吹灰之力。走在大街上,隨處可見這些美麗的瓷磚。
 
  在整個葡萄牙,彩繪瓷磚是風景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幾個世紀前,從遙遠的地方帶到里斯本的熱帶樹木一樣,彩繪瓷磚尤其能代表葡萄牙人,因為它們與這個地方緊密相連。

不可不看的風景:葡萄牙彩繪瓷磚
 
  這些12.7×12.7厘米的圖標通過重復的主題或獨一無二的圖案,為建筑物和歷史遺跡內外增添了特色,在一千種設計組成的風景中,更突顯出多元文化的豐富性。
 
  雖然新冠疫情后,里斯本變得安靜了許多,沒有成群的游客來參觀制作過程,但葡萄牙的彩繪瓷磚工廠依然在為當地人和世界各地的仰慕者復制經典、設計新圖案。這項傳統已有500年歷史,經受住了時尚、盜竊和現代化的沖擊,依然美不勝收。
 
  Maria Antónia Pinto de Matos是里斯本國家瓷磚藝術博物館的掌管員。每次翻譯“azulejo”這個詞時,她都很苦惱。“歷史和文化的所有細節都在翻譯過程中消失了,”她說。

不可不看的風景:葡萄牙彩繪瓷磚
13世紀,摩爾人帶來了彩繪瓷磚,但直至16世紀,葡萄牙才開始大規模生產。每塊瓷磚背后都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故事:藝術家如何設計、工廠在哪里生產、它誕生的年代。
攝影:REBECCA STUMPF(左圖和右圖);FRANCESCO LASTRUCCI(中圖)
 
  “瓷磚”一詞不足以體現彩繪瓷磚的藝術性、細節,以及在技術和美學上的持續改進,也無法表達出工匠對光線和反射、圖案和顏色的重視。在發展過程中,彩繪瓷磚受到了多方面影響,雖然這些影響無法在單塊瓷磚上呈現,但它們共同展示了葡萄牙國內外歷史的多方面畫卷。
 
  彩繪瓷磚博物館位于16世紀初的一座女修道院內,當時包括葡萄牙航海家費迪南德·麥哲倫在內,很多探險家正在將歐洲的力量和影響擴展到美洲和太平洋。
 
  博物館的藏品跨越了五個世紀,從最初的伊斯蘭教幾何圖案,到里斯本地鐵里常見的當代設計。在博物館的上層,有一件特別的展品,令人印象深刻:22米寬的全景圖,展現了1755年大地震前的里斯本。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里斯本最大的不幸標志著彩繪瓷磚的轉折點。之前,彩繪瓷磚大多用于室內裝飾;在城市重建過程中,它們從室內轉到室外,描繪了圣徒和天使守護外墻,保佑它們未來不被破壞。彩繪瓷磚可以經受住變化無常的天氣,生產成本相對較低,再加上色彩亮麗,因此成為19世紀外墻覆蓋的主流選擇。
 
  “更加簡單的設計和工業化帶來了我們今天在市中心看到的漂亮的瓷磚外墻,”家族經營的太陽古董店(Solar Antiques)第三代成員Verónica Leitão說。她挑出一個花形龐巴林圖案,這個圖案得名于重建里斯本的領頭人、強大的龐巴爾侯爵。這種彩繪瓷磚造價低廉,加快了重建的步伐,已成為里斯本最顯眼的城市景觀。
 
  雖然從波爾圖和北部的瓷磚可以看出,人們偏愛浮雕,但遍布葡萄牙的各種彩繪瓷磚圖案卻各有各的故事,展現出各地對定制圖案的熱愛。室內外,隨處可見描繪戰場、《圣經》故事、資產階級場景和異國風情的彩繪瓷磚;在里斯本的圣羅克教堂和波爾圖的圣本托火車站等地標建筑上,也可以看到大幅彩繪瓷磚畫。
 
  這些瓷磚甚至在全世界都留下了印記。“沿著所有古老的商業路線都可以看到彩繪瓷磚的存在,”圣安娜工廠的市場經理Francisco Tomás說:“即便是今天,除了新項目,我們也會修復遠方的項目,有一些已有100多年的歷史。”他們的修復工作中有不少著名建筑,比如位于巴西薩爾瓦多的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和女修道院,位于首都城市羅安達的安哥拉銀行。
 
  得益于持續的文化聯系,里斯本的地鐵站或許是欣賞現代彩繪瓷磚的最佳地點。“20世紀中期,彩繪瓷磚一片頹態。直至巴西人開始當代(設計)實驗后,比如Oscar Niemeyer的一些建筑,我們才開始有所改變,這些車站可以證明,美麗新時代到來了,”SOS彩繪瓷磚項目的協調員Leonor Sá說。該項目負責幫助保護瓷磚遺產。
 
  有著170年歷史的維瓦·拉梅戈工廠(Fábrica Viúva Lamego)負責保護大多數車站里的彩繪瓷磚,這里也是藝術家的永久工作室:比如已故的Maria Keil,她設計了首座地鐵站,還有仍在工作的93歲的Manuel Cargaleiro,他最近為巴黎地鐵設計了一組圖案。“邀請藝術家在這里設立自己的工作室,是我們的特色之一,”工廠老板Gonçalo Conceição說。
 
  彩繪瓷磚因為太受歡迎,反而成了受害者。跳蚤市場上開始出現盜竊的、從外墻揭下的瓷磚,那些人可以輕松獲利。“通過宣傳保護法律,提高人們的意識,現在大家的看法已經改變了,”Sá說:“當地人更注重保護彩繪瓷磚,游客則更關心原產地。”
 
  所以,它們登上葡萄牙的明信片也就不足為奇。不過,彩繪瓷磚總會與多種文化不期而遇,從里斯本到巴西薩爾瓦多,再到印度果阿,彩繪瓷磚漫長的旅程飄洋過海,宛如帶著我們一起旅行。
 
(譯者:Sky4)
本文內容為國家地理中文網原創或者授權編譯,未經正式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喜歡
  • 微博評論
  • 網站評論
發表您的評論
lpl竞猜